首页| 田氏动态| 田氏渊源| 田氏族谱| 田氏宗祠| 田氏宗支| 田完学会| 田氏名人| 田氏功德| 田氏文化| 寻根认亲| 田氏论坛| 留言
当前位置: 田氏文化
分享到:

枯树逢春(田启礼)
 
时间:2017-7-17 2:12:38 访问量:502 来源:田绪科 华夏田氏网 华夏田氏论坛 辑录:田家祥

枯树逢春

田启礼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1.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枯树”之素材是不经意间“捡”来的,且与吾归德田氏家族有关,也可以说关联相当密切,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不写不足为快。

岁次丁酉。仲夏。正是麦收大忙时节。为着正在建设中的田氏先祠二期工程的事儿,与族人绪科、启磊一同驱车前往商丘市示范区平台办事处田老家祠堂施工现场。

一路上,已经成熟的麦田一望无际,夏风吹拂,金浪翻滚。一台台收割机在麦田里来回穿梭,将成方成块直立的麦子吞噬,吐出饱莹莹的麦籽来。脸上挂着丰收喜悦的人们,忙着装袋,搬运,晾晒,一派繁忙景象。

来到坐落在田老家村东北角的归德田氏祠堂,已是上午九点钟了。这里,是我近几年常来常往之地。

一下车,看到田老家村八十岁的田海章和七十岁的田俊章两位叔辈,正在工程施工现场。我很惊讶。时值麦收大忙,两位叔辈怎么还在祠堂施工现场?难道他们麦子已经收完,还是没收?心里生出一连串的问号。自重建田氏先祠二期工程开工以来,他俩阴晴无阻,天天坚守在工地上。走过严寒的冬季,送走温暖的春天,跨进燥热的盛夏,已经半年有余。费心管理、服务,无任何报酬,从无半句怨言。我随即主动与两位叔辈打招呼,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在施工现场看了一圈,一切正常。随来到西配殿室内坐下,与两位叔辈攀谈起来。先谈麦收,他两家的麦子都还没收,正等收割机呢。接着,很自然的说到归德田氏家族史及祠堂等一些事儿。因他俩家居田老家,年龄又长,知道田氏家族的事情很多,讲起来滔滔不绝,我们听得津津有味。无意间,两位叔辈说起田老家村里一棵几百年的老皂角树来。我们觉得很惊讶。近几年,由于参与修建田氏祠堂,到田老家不知多少趟,从未见到这棵皂角树,也没听人说过。对我来说,这棵古树成了一则难得的“新闻”。我们边听边问,总想着把这棵皂角树的身世弄清楚。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听完两位叔辈的介绍,我们三人不顾天气炎热,兴致勃勃地徒步来到田老家村西头,拜访这位久违的“老者”。

皂角树长在两家院落之间的胡同里。因事前对它的“身世”有了大概了解,初次会面,就给人一种神圣、亲切之感。粗壮的树干,二丈有余,直立挺拔。硕大的树冠,枝繁叶茂,像一把撑开的大伞,遮天蔽日,几乎将两户人家房屋间的空间全部覆盖起来。往南伸出的枝条,遮盖在一户人家的房顶上,红瓦映着绿叶,相映生辉。展示出它蓬勃的生命力。毫无规律、随意伸展、粗壮茂盛的树枝中,夹杂着几根已经干枯变朽的树股,无人砍伐。它的存在,标志着古老和神秘。站在树下,像是进了原始森林,给人一种自生自灭、沧桑凄凉之感。树身的东面,从树根往上不远处,有一条长长的埂痕,像人体刚刚愈合的伤口。再往上,就是树洞了,看上去上约有米吧长,两边泛着青色的树皮曲卷着朝里长,如同健美运动员秀出的肌肉疙瘩。尚未愈合的树洞,好似一张大口,向人们诉说着它的沧桑历史和神秘而传奇的故事。

在田老家,谁也说不清它的岁数。“枯树”这名字也是一代代传下来的。一切都是推算与传说。

我采访了田老家许多族人,他们的说法基本一致。

现任田老家村支部书记的田启芳,现年五十多岁,生于斯长于斯的他告诉我:他孩提时,这棵皂角树的树洞很大,周边就一张树皮支撑着,孩子们捉迷藏时常藏在里面,可同时容下两三个小孩。听上辈老人讲,树洞是一次下瀑雨时被雷击的,村里都说是龙抓的。是哪一年,传了多少代,谁也不知道。

当问及八十岁的海章叔和七十岁的俊章叔时,他俩也是这样回答:“上辈的爷小时候都在里面藏猫儿,到他们记事的时候,也常去树洞里玩。那个时侯,树洞打圈只有一层薄薄的树皮,洞里能蹲下两个小孩。最近这几年皂角树又发旺了,几百年的窟窿快长严实了。真是神了。”

刚五十出头的本村村民田启彦,说起皂角树来,更是兴奋不已。他对我说,自小就常听父辈讲,他爷爷的爷爷记事时就有这个树洞。爷爷要是活着,已一百多岁了。往上再推两辈人,就算50年,这个树洞至少也近二百年了。这树的岁数就更大了。

……

顺着村里族人的话题及一段段神奇的传说,走进历史深处,去探索这棵皂角树的秘密。

据《归德田氏家乘》记载:“吾田氏,世出有虞氏。得姓源起山东临淄田完。汉高祖九年,吾族迁居山西省泽州府高平县。后迁大梁(今开封)。先人德甫,明洪武四年,携夫人岳氏,由汴之浚仪迁归德府(商丘)东三十里柳河集(今陈集)东南三里许,因家焉,即今日田老家。”在此男耕女织,繁衍生息。距今已650多年。当年的一户人家,如今成了一个一千多人的大村庄,另外,迁徙分居周围近二百个村庄,约四万余人,实为中州名门望族。吾族始居归德者乃德甫公也。田老家的创建者德甫公应为归德田氏的一世祖。

这棵皂角树生长在当年村庄的西北角,距建居的房屋不过三百米。据推算,皂角树几乎与田老家同龄。或稍后,有可能是建村安居后不久栽种的。即是如此,也已六百多岁了。是它见证着田老家村及归德田氏家族的发展及变迁。

相传,当初皂角树非常茂盛,每年结出很多皂角果,村里人用它洗涤衣裳,去汗渍秽污效果极佳。但没人敢到树上去采摘皂角,只是等它成熟后,脱落坠地,才捡起使用。为什么?这里面定有缘由。据传说,在很久前,村子里一人家的小孩,爬上树采摘了几个皂角。回到家,就生病了。一直高烧不退,呕吐不止,眉眼不睁。可把家里人吓坏了。慌忙请来巫医,点香一看,说是树上驻着一位神仙。这孩子不打招呼,上树偷摘皂角,得罪了神仙,神仙显灵惩罚他。自那以后,村里再没人敢摘皂角了。

斗转星移,光阴似箭。一转眼数百年过去,田老家村沧桑巨变,归德田氏族人遍布华夏各地,古老的皂角树忍受着腹部巨大创伤,度过一个个春夏秋冬,熬过一载载风雨如磐的岁月。娇嫩的枝条长大、变老、枯死,又有新的嫩芽从树桠上长出来,反反复复,一茬茬延续着生命,一圈圈扩展着年轮,如今已成合抱之木,参天大树。

历史的时针转到2013年5月4日。

这一天,山东郓城、梁山等地归德田氏族亲,返故土田老家认亲拜祖。六百年的夙愿终于实现了,六百载的骨肉分离得以团圆!

据山东郓城《田氏家谱》记载:归德田氏始祖德甫公之孙、山东郓城田氏一世祖如滋,于明自归德府田老家迁居山东郓城建田家庄,距今约六百年。由于路途遥远,交通不便,通讯不畅,六百年间,未曾与田老家族人联系,骨肉同胞,各在一方。后经河南商丘、山东郓城两地族人联系,查阅资料,进行考证,于2012年春,适逢万物复苏、大地回暖之时,两地族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掐指而算,五年已经过去。

或许是河南、山东两支归德田氏族亲的团聚之因,或许是历史的、自然的巧合,就是从那一年阳春起,这棵皂角树又重新焕发生机。枯朽数百年的树洞长出新“肉”,且即将长实;斑驳的树身长出新皮;焦梢的枝桠发出新芽,这一切的一切足以表明:枯树逢春,根深叶茂,田氏家族,繁荣昌盛。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2.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3.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4.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信息来源:田绪科

上一条:德州田雯后裔田氏家族第十九代后人田西娄应邀为文史爱好者讲述田氏家族史
下一条:宗亲与族亲的区别是什么?

没有相关信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田氏论坛 | 友情链接 |
华夏田氏谱务办 山东枣庄田家湾 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华夏田氏网 鲁ICP备07020004号 【点击查看所有田氏家族QQ群】
站长:家祥 13206324978 投稿QQ mistert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