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氏动态| 田氏渊源| 田氏族谱| 田氏宗祠| 田氏宗支| 田完学会| 田氏名人| 田氏功德| 田氏文化| 寻根认亲| 田氏论坛| 留言
当前位置: 田氏文化
分享到:

田钦《回忆父亲》
 
时间:2019-5-20 0:28:57 访问量:295 来源:田钦 田氏网 辑录:田家祥

 

回忆父亲
 
作者简介:田钦,网名:孝悌力田,湖北随州人,生于七十年代,性格外向,热爱生活,热爱文字,喜欢上网,业余文学爱好者,经常活跃在各个微信文学网站,各论坛及报纸,追逐向阳花般的日子,关于生活,关于工作,我手写我心。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父亲,一个乐观、坚强、豁达之人。昨夜,我梦见父亲了,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老人短裤,还是胖胖的,只是背略驼了一些。父亲在时,我们总是笑着问他,不穿衬衣在山上放牛不怕蚊虫叮咬吗?可父亲说:这样很舒服,而且下雨时不会弄湿衣服,大雨还不沾皮肤呢。
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家里人多,父亲和母亲还得做“工分比粮”一家人要吃饭,兄妹6个,我最小也是父母最宠爱的幺儿。
父亲童年只上过2年多的学堂,6岁时奶奶就去世,只听父亲时常说他甚至不记得母亲的样子,最悲惨的是13岁那年相依为命的爷爷也因病去世,就这样父亲举目无亲没有任何亲人跟着隔壁的一个老太生活了几年,那个老太很喜欢我父亲,每天天不亮就陪着父亲一起挑柴到洛阳店卖柴,一段时间后攒了些钱就送父亲上私塾。
几年后,贫苦农民翻身得解放,因为父亲“懂点文化”村里老百姓就推荐父亲在村里当会计,一当就是26年。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总是身背挎包和一把摸得发亮的算盘,在村里父亲口碑极好,写得一手好字,算盘打的在当地是很有名气还带过好几个徒弟。
父亲一生清贫,光明磊落,做事一丝不苟责任性极强,哪个村民的田亩的多大面积,山场划的界限-------点点滴滴他不带账本可以对答如流,从来不出一点差错。每年的先进党员干部评奖都有父亲,记得那年1986年父亲关荣的退休了,父亲在退休的近几年里还一直义务帮年轻的干部指导,那时正赶上分田到户,家里没得什么收入,一家人全靠父亲喂养四五头牛,家里没钱买化肥农药种子母亲总是背着一个可以完全遮着整个身子的大托篮上山背枯枝乱叶回来造农家肥。
那时大姐已出嫁,哥哥刚结婚,二姐三姐四姐初中已毕业,只剩下我一个读初中一年级,清楚的记得每学期的学费是30元,就是这30元钱还严重的困扰着父亲,我那时生性贪玩但成绩还是属中上。一次的贪玩中被老师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就辍学了,本来家里就拿不出学费,我也任性,但父亲还是跟我谈了很多很多,可我死心塌地的坚持和姐夫的一个朋友出门打被套,那时父亲真是恨铁不成钢,气得几天吃不进饭。
直到我结婚后,父亲总是怕我饿着冻着,处处为我和媳妇操心,刚结婚的头几年小两口难免吵吵闹闹,每次吵架时年迈的父亲总是站在媳妇的那一边,每一次被父亲骂个没完,总是听父亲对外人讲,甚至当着我老丈人的面说:我的匀(我的乳名,哥叫均)那个狗东西不听话,都是我们没教育好,是我们做老的有责任。分家后的几年里,村里年轻人都相继出门打工,我也执意地去了深圳,家里的一切靠父母亲照看。
那是1991年,那时村里还没有通电话,只有书信来往,媳妇的每次来信难免这困那难,而父亲总是在信里说家里都很好,很顺利,嘱托我安心搞事,让我一生不能忘记的是,从来大大咧咧的父亲在来信中说,他很想念自己的儿子,说世上只有瓜连子,没有子连瓜。收到信的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第一次拿着父亲的亲笔信伤心了很久,任凭泪水在脸上肆虐。父亲最喜欢我的大女儿了,每天小孙女总是缠在爷爷的脚前脚后,甜甜的叫着爷爷,父亲格外高兴。父亲生在农村,长在田间,几头水牛,几亩薄田便是父亲所有的财产。
就在我们刚刚生活发生有所变化时,父亲病了,一病不起是中风偏瘫,躺在床上有二年多的时间,吃喝拉撒全靠我和哥哥姐姐们轮班照顾,在父亲走后的前几个月我和哥哥每晚轮流挨着父亲睡觉,总听他嘴里吐着不清的话说,他好怕,要我们陪着他就好受些。2000年就在我怎么唤也唤不回父亲的那个黑色的上午,父亲他走了,永远的走了...........当时我不在家,姐姐们打电话叫我火速回来,赶到父亲的身边时,只见父亲没一点血色平躺在地铺上(农村习俗,病人在逝世前一定得从床上移到地铺上),母亲说他早上就不行了的,一直在等小儿子回来,只见父亲眼里满是泪水双手微微发抖,嘴里想对我说什么,我拼命的紧贴着父亲的嘴旁,只听道父亲的喉咙里发出很小很小声音的咕咚声,我声嘶力竭的喊着父亲,渐渐地去了........
父亲是个伟大的人,他的一生是伟大然而却布满艰辛与操劳的一生。供书养饭我们兄妹,不容易啊!靠的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含辛茹苦,勤劳节俭,精打细算。父亲对我们管教得很严,就连我们的学习成绩,工作业绩也要过问。
父爱如山,高大而温暖,父爱似水,柔软而绵长!只是,我的父亲,您是否离去的太早,来不及将您的所有疼爱给予给您最爱的儿子和孙女们。每次一想到您,我的心情是无比的沉重,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就此蔓延开来,泪水总是那么淘气无法自控,十六年了,年年如此!
父爱,一种不需要你知道、不需要表达的爱。风雨袭来,千般无奈、万般绝望。
父亲,好想您!那些美好的记忆,似在用力的渗透着我的体温!
 
供稿:田钦

上一条:田钦《我懵懂的少年》
下一条:田钦《母亲,祝您生日快乐!》

·田钦《母亲,祝您生日快乐!》
·田钦《我懵懂的少年》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田氏论坛 | 友情链接 |
华夏田氏谱务办 山东枣庄田家湾 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华夏田氏网 鲁ICP备07020004号 【点击查看所有田氏家族QQ群】
站长:家祥 13206324978 投稿QQ mistert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