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氏动态| 田氏渊源| 田氏族谱| 田氏宗祠| 田氏宗支| 田完学会| 田氏名人| 田氏功德| 田氏文化| 寻根认亲| 田氏论坛| 留言
当前位置: 田氏文化
分享到:

田式国《两代母亲的艰辛》
 
时间:2019-5-26 1:33:26 访问量:292 来源:田式国 田氏网 辑录:田家祥

 

两代母亲的艰辛
 
田式国
 
本人出生于1945年,属于当年“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自己在“旧社会”生活的时间仅有四年,也经历了“新社会”农村的“单干”生活。从小时候起,自己不时从前辈们那里听说过祖母和母亲的多多艰难经历。在母亲节即将到来之际,自己将脑海中久存的关于祖母和母亲的一些事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祖母的艰辛与苦痛
 
祖母生于1900年,娘家是山东省广饶县大王镇李桥西村不太富裕但却是大户的人家。祖母家中有父母和她们兄妹七人(姐妹四人,兄弟三人),她最大。一些前辈人常对我说:“在兄弟姐妹七人中,数你祖母是‘能人’”。
祖母嫁到我村时,我祖父虽有点土地,但却因家里仅他只身一人而带着自己的地在一家算是近族的财主家做长工。祖母来后,她觉得这不是个办法,于是就和祖父商量,辞掉了长工,带着自己的地回家耕种了。
从此,祖母和祖父日夜吃苦受累,一心奋起。生了我父亲后,日子已近殷实。然而,也许祖母天生苦命。在我父亲十一岁、她三十四岁时,我祖父因病去世了。从此,母子俩开始了孤儿寡母的生活。祖母在悲痛之后并没有泄气,而是继续舍命地干。她白天黑夜地纺线、织机、卖布。但无论自己多么累,生活多么难,她坚持让儿子读书,最终使儿子成了文化人,尤其珠算,在周围村里百里不挑一。后来,祖母巴结得儿子结了婚,添了孙子、孙女,日子更富裕了。可是,从那家财主家退出做长工,却惹着了财主家,以致后来因购买一所宅院与其扯上了官司。官司最终赢了,但祖母却被气得患了肝硬化腹水,于1951年仅51岁时去世了。全家人悲痛欲绝。
后来,村里人对我说:“你祖母不仅能吃苦,而且持家很有办法。在咱们农村,仅靠一个女人劳动,能买下宅院,确实能力非凡。她是用她手指头一辈子拧来的(指纺线)钱买的宅院。”
在我们的田家庄后街西部有个菩萨庙。祖母每到初一、十五,就到庙里烧香、磕头、扫地。因家中人少,祖母对于哥哥和我的出生,如获至宝。她常对我母亲说:“咱们家这两个孩子是菩萨爷送的,咱不能忘了。”尤其是我,祖母更是喜欢。母亲常跟我说:“你小时候很可爱,你奶奶最喜欢你。”祖母去世时我已六岁。我清楚地记得,奶奶临终前不断地喊着我的乳名,而我却将头扭向另一边,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害怕。长大后才明白,我的身上洒满了奶奶的爱!孙子身上寄托着奶奶想过好日子的全部希望!
 
母亲的辛劳与艰难
 
母亲也是李桥西村人,也嫁到了田家庄。祖母过世后,母亲不得不承担起更多更重的家务。她曾对我说:“你奶奶去世后,我和你爸爸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了。”由于思虑、操劳过度,母亲的头发在十几天内一下子全变白了。
母亲年轻时,生孩子之前和之后,也和祖母一样,天天织机卖布。她曾告诉我:“那时你奶奶做饭、看孩子,我一天织“一块布”(“一块布”是织布的计量单位,约有两丈长),天天如此。”
周围的人都说我是兄弟四人,姊妹一人。可实际上,母亲除了生育四个男孩外,还生了四个女孩。在我大哥之前,我还有一个大姐姐,生下后,很小就夭折了。在我大妹妹之后,我还有另外两个妹妹。其中一个,在她六岁时和我一块上坡劈高粱叶,掉在井里淹死了。那时父亲不在家,母亲哭得死去活来。我每当想起此事,总伤心得很。我怎么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呢!另一个妹妹是因为得了肾炎而家里没有钱治而死的。在那个年代,生育八个孩子,对身体是很大的损伤。那时的农村妇女,月子里什么活都干。后来母亲的腰弯得越来越厉害,就是因为过月子期间过度劳累造成的。
从农村的初级社、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我父亲连续当了十几年会计,最后的职位是“大王公社财政科总会计”。在三年(1960年~1962年)困难时期,父亲因被人排挤,从公社被贬至李桥北大队,住在那里,很少回来,家中留下母亲和我们兄妹几人。母亲每天从早到晚到生产队干活,挣工分。那时,社员们曾长期吃食堂,没有一天饱饭。为了补充肚子,母亲便在我家一个近族四爷爷留给我们的一个“场院”里种了一些南瓜。场院里有一眼井,要靠“打辘轳”从井里取水,为南瓜浇水。有史以来,在我们老家,“打辘轳”这活全是男青壮年干,从来未见过有女人干过。面对干涸的南瓜,母亲非常着急。于是,她就安上辘轳,让我这个十多岁的儿子和她一起“打辘轳”。她全力“拧”,我在她的对面“打拐”,就是帮着使劲。回想起来,母亲可真算得上是那时的花木兰和穆桂英了。
下面这件事,不知怎的,想起来我流泪了。那时我在外上学,周末回家。一次回家时,家里购买煤油的“煤油证”找不到了。我记得将它放在窗台上了,但找时却不在那里。母亲就责备我,说是我弄丢的。我当然委屈,便哭了起来。我急着要上学,哭着走了。当我已走出村子时,母亲从后面追了上来。她说:“儿子,我错怪你了,煤油证找到了。”她一边说一边给我擦眼泪。我一下子被感动,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回想起来,这不正是阎维文唱的那首《母亲》的歌词中所说的“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吗!这就是母爱!
祖母去世已近七十年,母亲去世也已二十多年了。奶奶和妈妈,这两个我最亲近的女人,或许在天堂里享福了。奶奶、妈妈:作为孙子、儿子的我,在这里向您们问安了!
 
 
    附:田式国简介
    194510月生于广饶县大王镇田门村。19687月毕业于山东师范学院(现山东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本科。在垦利县几处中学任教后,调惠民地区(现滨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任外语教研员(中学高级教师),再调滨州师专(现滨州学院)任教(副教授),再调山东教育学院(现齐鲁师范学院)任教(教授)。是较为知名的英语教学法专家。
1999年和2002年两次获山东教育学院优秀教学奖。在2002年山东教育学院初次试行的大规模教学质量评估中,获外语系第一名。
科研成果共50项,其中发表论文28篇,编著及各类书22本(主编6本,副主编3本,参编13本),共计200多万字。在这些成果中,荣获各级各类一等奖5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2项。正式发表论文、著作共两百多万字。
 
 

上一条:田钦《母亲,祝您生日快乐!》
下一条:田幸云诗词20190605

·田式国:教授,知名英语教学法专家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田氏论坛 | 友情链接 |
华夏田氏谱务办 山东枣庄田家湾 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华夏田氏网 鲁ICP备07020004号 【点击查看所有田氏家族QQ群】
站长:家祥 13206324978 投稿QQ mistert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