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氏动态| 田氏渊源| 田氏族谱| 田氏宗祠| 田氏宗支| 田完学会| 田氏名人| 田氏功德| 田氏文化| 寻根认亲| 田氏论坛| 留言
当前位置: 田氏文化
分享到: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时间:2008-1-30 13:17:23 访问量:10466 来源:华夏田氏网 辑录:田家祥

  1929年6月,田纪云出生于山东省泰安县西南乡田家东史村(1950年随泰安第一区划归肥城)。田家在当地是一个大家庭,他的祖母生有7男4女,其中有两个儿子早逝。“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家庭是一个土地较少、人口较多、生活并不富裕的家庭。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我们全家人口已达32口之多,且在一起生活,家中有我的曾祖母(曾祖父英年早逝)、祖父母、我父辈的兄弟姐妹及我们这一代。祖父是当地一位知名人士,当过乡里正(即乡长),识书达理,崇尚文化,为人正直,不信神教,不崇洋人,乐善好施,广交朋友,思想比较进步,重视儿孙们学习文化。”

 田纪云的父亲田景韩(原名田锡琦),在兄弟中排行老大,1927年就读于济南省立高级师范,以后又在泰安县城教书。卢沟桥事变后的第二年,他同田纪云的二叔拉起了一支抗日游击队,他任政委,二叔任队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田纪云被保送到冀鲁豫第三抗日中学学习(今菏泽市),同年5月,他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那时他还不满16岁。

 在冀鲁豫第三抗日中学学习的短短两年时间中,田纪云可谓收获甚丰,而其中最大的收获应是他认识了后来成为他夫人的李英华。李英华与田纪云同年参加抗日工作,她先于田纪云入校学习。在战争年代,抗日根据地有知识的女孩子不多,她显得很出类拔萃,不少大干部都想着法子与她接近,但她却偏偏爱上了田纪云这个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穷学生,当然,田纪云也深深地爱上了她。

 “那时,她是三中的高材生,学习考试成绩经常名列第一,而我总是排在第二或第三,现在想想都还不服气。”说起与自己“风吹浪打不动摇,天涯海角不分离”的妻子,田纪云满面笑容,并戏称现在仍在家里“领导”着他的妻子为“李总理”。

 1946年后,田纪云担任朝城县一区土改工作组组长兼一区区长,当时他还不到18岁。在土改中,他发动群众出色地完成了土改任务,并动员了96位青年入伍,为此,立大功一次。组织上看出田纪云是棵好苗子,为了使他得到进一步深造,1947年初,他被送到商业会计学校学习。年末,田纪云被分配到了冀鲁豫占勤总指挥部任总会计,这是他第二次入伍。

 “那个时候扩军有这么一个规定,你招一个连的兵力,到部队上你就是连长,招一个营的兵力你就是营长,所以,我一参军就是营级干部。”那是在1948年,19岁的田纪云当了第二野战军担架营的营长,参加了著名的淮海战役。

 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令田纪云终生难忘的事情。

 淮海战役打得十分惨烈,恶战中,部队伤亡很大,伤员要及时救下火线,烈士的遗体也要从战场上抬下来。田纪云带领的担架营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但也是和敌人面对面。在救助伤员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那时候他们什么都不顾,抬着担架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田纪云那时虽然个子不高,但很有劲,在一次战斗中,他一个人就背出了5名伤员。

 在历次战斗中,田纪云这个担架营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同志们也都十分辛苦,经常是人困马乏席地而眠。一天晚上,担架营又就地露宿,田纪云把手枪枕在脑后睡着了,醒来之后,发现枪没了。田纪云急坏了,问遍了所有人,但谁也不知道。一路上,田纪云食不甘味、寝不安神,忐忑不安地回到战勤指挥部,当天就在党小组会上做了检讨。第二天,司令员何光宇把田纪云喊去了,见了田纪云,他劈头盖脸 就是一顿臭骂:田纪云,你这个混小子!你怎么连枪都敢丢……直把男纪云骂得狗血淋头,田纪云知道自己的错误很严重,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请求何司令处分自己,并说怎么处分都行,只要不开除,因为他的家人都在革命队伍里,开除他就等于饿死他。何司令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喝令田纪云回去好好写检讨。

 回到房间里,田纪云心里很难过,加上不知会受怎样的处分,就一个人闷闷地写检讨,后来科长也来帮他写,写着写着,科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何司令骂你了吗?”田纪云说,骂了骂得很厉害。科长一听就乐了,司令骂你了就没事了,他要不骂你而给你倒茶,那可就真有事了。田纪云将信将疑,没想到还真被这位科长说中了,没过几天,就宣布他提升为正营了。

 当时在部队里,级别规定也是很严格的,只有营级以上干部才可以配一匹马,可以结婚,但妻子必须是有工作的,家庭妇女还不行。田纪云原来是副营级干部,不能享受这些待遇,这一提了正营之后,立即就给他配了一匹马,还又配了一支德国式的手枪,当然,最令田纪云高兴的还是可以结婚了。

 这件事迅速传开了,大家都为他高兴,说“田纪云丢了杆枪,捡了一个老婆,真是因祸得福”。他自己当时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听人说,司令说他们担架营的工作完成得好,田纪云的认错态度诚恳,人也诚实,觉得有培养前途……因此才有了田纪云在人生路上的第一次“因祸得福”。

 从1941年到1948年,8年中,田纪云当过兵、做过童工、搞过土改,还带过担架队,这些经历既锻炼了他独立工作的能力,也造就了他坚强的毅力和刚直不阿的性格。

 “我做梦也未曾想过,像我这样一个出身寒门、既无大学文凭又无政治背景,只是由一个‘土八路’成长起来的干部,竟能够涉足中南海,并且上升到高层,一度成为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领导成员之一。”

 事情还得从1979年说起。

 这年的秋天,有一天,四川省委组织部管干部的一位名叫王天生的处长通知田纪云,说中央组织部有一位负责同志要找他了解四川经济工作情况。田纪云按规定的时间于下午三时来到该负责同志的住地──成都锦江饭店西楼的一个套房里,经介绍才知道与他谈话的人就是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陈野萍。坐定寒暄几句之后,陈就直截了当地问田纪云,他对四川的经济形势怎么看?对四川今后经济发展有什么建议?对省委的工作有什么看法?听了田纪云的回答,他很高兴,称赞田纪云讲得好,很系统,很全面,有分析,有观点。同时,这个思维严谨、行事果断的财政厅厅长也颇令他赏识。

 这次谈话后不到半年,即1980年3月,省委组织部通知田纪云,中央组织部决定要他下半年去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时间为一年,让他做好准备。对有这样一次学习机会,田纪云十分高兴。全国解放后的50年代,有许多工农兵出身的干部被保送去上大学培养深造,他也多次提出过申请,要求去上大学,但都因工作离不开未得到批准。因此,对有机会上中央党校学习,他从内心里感到高兴。

 1980年8月下旬,田纪云带着行李如期来到中央党校报到。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共分两个班,每班五十人左右,受中组部的直接领导,学习以自学为主,有时听听大报告。

 这一年10月的一天,时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的谭启龙来到中央党校,看望四川来党校学习的同志,他当众告诉田纪云,中央已决定调田纪云到国务院工作,干什么工作还不知道。刚听到时田纪云感到有些吃惊,因为没有思想准备。几天后的一天星期天,国务院秘书长杜星垣让他的秘书李保国接田纪云到他家做客,他告诉田纪云说工作调动是中组部推荐,征得国务院领导同志同意,由中央决定的。准备要田纪云来国务院任副秘书长,协助他管一管经济工作方面的事情。

 “这就是我进入中南海的缘由。后来,我们那期培训班的不少学员都已成为中央高级干部,如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尉健行、十四大进入政治局的覃绍文,还有不少人当上了省市委书记。”

 1981年2月,田纪云到中南海报到上班。田纪云的办公室坐落在建于清朝的四合院,奇花异草,绿树成荫。它的北房是当年周恩来主政国务院时开会的地方,叫“老会议厅”。西厢房是李富春和陈毅等曾经办过公的地方。田纪云的办公室就安排在西厢房,整个院子只有他一人办公,其他房子都紧闭着,没有人住。会议厅也早就被冷落了,没人在这里开会。那时田纪云的家属尚未来京,所以晚上就住在办公室。可以说他是这个院子的惟一主人(他的秘书晚上也回家住)。

 田纪云到国务院报到后不久,中央即正式通知任命他为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机关党组成员,分管经济工作方面的事情。当时在国务院设有一个经济协调办公室,张百发、赵维臣、李锡铭等都是这个办公室的成员,还有一个财经小组办公室,办公室主任是李智盛。田纪云也负责联系这些方面的工作。

 如今,田纪云已在革命道路上走了六十余年,回望来时路,田纪云感慨良多,他说:“回顾这60年来的革命生涯,有顺利、有曲折、立过功、受过奖,也挨过批判、受过委屈。但总体而论,我算是个幸运儿,没有负过伤,没有当过俘虏,也没有坐过牢。这些经历,或许是我后半生平步青云,官至副总理、副委员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达二十余年,并能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一定贡献的基本因素吧。”
 (2001第11期《中华儿女》 宝钰 弋扬/文)

上一条:田氏南楼对月
下一条: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纪云文集》正式出版发行
·田纪云撰文忆老伴:从未用权力为子女谋好处
·田东史田纪云旧居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田纪云回忆渡江南下和进军大西南
·田纪云的家庙碑和祖先墓
·田纪云:小平同志的历史功绩
·田纪云平和而淡泊的离退休生活
·田纪云:国务院大院的记忆
·田完祠碑文 族训 田纪云题词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田氏论坛 | 友情链接 |
华夏田氏谱务办 山东枣庄田家湾 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华夏田氏网 鲁ICP备07020004号 【点击查看所有田氏家族QQ群】
站长:家祥 13206324978 投稿QQ mistert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