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田氏论坛地区专栏河南商丘田氏论坛商丘田氏文化文艺 → 只为那份孝心

收集各地田氏班辈字辈
宗亲报到专用帖
《华夏田氏族谱·第一辑》
田氏QQ群汇总
各地谱务办事处及联系方式
田氏网上宗祠--请来祭祖
论坛建议、求助、举报专帖
论坛使用帮助、问题解答专贴

  共有132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只为那份孝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田绪科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缝纫工 补丁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4595 积分:43141 威望:1293 精华:172 注册:2010-2-23 23:34:47
只为那份孝心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1 6:17:33 [只看该作者]



只为那份孝心

田启礼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02cgbwczy7myqbuetz11&690.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8818日,农历7月初8,这一天,商丘人不会忘记,台风温比亚肆虐商丘,致四十多年来最大暴雨,大街小巷道路成了河流,汽车抛锚于水中随处可见,整个城市成为水乡泽国,一片汪洋。这一天,对于归德田氏家族的田启芳、田绪科、田彝春、田福章、田启礼五个人来说,更是铭记在心,难以忘怀。因为,在这一天恶劣天气里,他们为着那份孝心,顶风冒雨,历尽艰辛,赴山东嘉祥考察建祠堂石材,实为田氏孝子贤孙

归德田氏重建田氏先祠自2014年开始至今已五个年头,已经完成了三间大殿的修缮,新建东西配殿六间、东西厢房十间、拜殿五间、大门三间,主体工程均已全部竣工,仍有院内硬化、围墙、石雕、功德碑等辅助工程待建。为此,归德田氏宗亲会与重建田氏先祠二期工程建设委员会,于2018812日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制定了《重建田氏先祠二期工程后期辅助工程实施方案》和《重修田氏先祠二期工程竣工庆典暨归德田氏戊戌年十月初一拜祖大典活动方案》。为抓好方案的落实,经与山东嘉祥县多家石材加工企业电话、微信、网络联系,重点对硬化青石板、石壁墙、功德碑、石狮等石材及石雕等咨询。经商议,必须到现场进行实物及做工等进行实地考察,货比三家不吃亏。本着少花钱多办事的原则,做到质量上乘、做工精细、价格适宜,把好事做好。

事前定好的时间是818日去嘉祥县几个石材厂考察,人员通知到位,车辆做了安排,只待18日一早出发。谁知天公不作美,夜里下起雨来。18日早晨五点钟,启芳给我打来电话,说下雨了,到山东考察还去不去?当时虽然天阴下着雨,但雨下的不太大。我说,即使定下来了,去的人员也都通知过了,挤个时间不容易,还是去吧,再说,有车,雨又淋不着。启芳很乐意地说:好,我这就开车过去。电话刚打过不大会儿,雨越下越大,又刮起了大风,风雨交加,来势汹汹。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或许是老天对我们的考验,去山东毫不犹豫。将近六点钟,我撑起雨伞走出家门,一头钻进风雨中。风很大,把伞刮得直摇拽,勉强遮挡住上身,下身很快被雨水潲湿了;地面上已有很多积水,没走出小区大门两只鞋都已湿透了。站在门口大街上等出租车,风裹着雨点使劲地往身上吹,裤子膝盖以下全都湿透了,这时感到了炎热夏季的那一丝凉爽。在风雨中,我焦急地等了近半个小时,没有打上的。好像那天出租车格外的少,等半天来一辆一看有客,心里很着急。说好的七点前必须到酒厂路南头集合,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只见风雨不见出租车,不免心里焦虑起来,这可怎么办呀?不然,走过去,可是时间来不及了,去坐公交车吧,不通往那个地方,看起来我要误事了。我正急得无计可施,身上直冒汗,这时我看到从西面过来一辆出租车,亮着红灯,断定是空车,喜出望外,赶紧招手示意。眼看出租车就要来到,我正准备把雨伞合起来,出租车突然停在那里,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车坏了?我抬头一看是红灯,因为我在路口红绿灯的这边,出租车在那边,等亮绿灯才能过来。坐上出租车,直奔集合地,车到地方差五分钟不到七点,我深深松了口气。

雨瓢泼似的下着。下车后我打手机与启芳联系,他和彝春爷已经到福章叔家里,让我在街上找一家早餐店等他们。简单吃过早餐,我们一行五人坐上车,顶着五、六级的北风,冒着倾盆大雨,向着山东嘉祥县出发了。

从商丘到嘉祥只不过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正常情况下一个半小时走到没有问题。遇到阴雨天再多用半小时,上午十点前可到达嘉祥。有些事往往天不随人愿。走105国道,刚进入山东界不远,大车小车排起了长队,一眼望不到头,且没有动弹的迹象。道路的另一边虽然没有车辆停滞,但也不见有车辆过来。经推断,认定是前方出了事故,两边车辆都无法通行。是等,还是调头返回走高速?我们选择了后者。跑了几十公里,又返回商丘,真有点儿出师不利。从双八上了高速,雨借风势,风助雨威,天像塌了似的,暴雨如注,尽管两个雨刷器不停地摆动,车前的视线还是受到影响。车速不算太快,但飞转的车轮时时溅起路上的积水,如同水帘一般。遇上较深的积水,车的方向会受到干扰,坐在车上有时会感到车身的晃动。超车、躲车、让车、刹车、换挡,车速忽快忽慢,我们乘坐的车子在风雨中穿行。只见福章叔双手紧握方向盘,两眼直视前方,精力格外集中,几乎是全神贯注,他深知责任的重大。我们坐在车上还算轻松,可开车的福章叔却是体力、精力上的双重付出,受着双重考验。

走高速路途要远些,想走近路,在高速上跑了一段,有去105国道的出口,我们便下了高速路。下着大雨,路上的行人很少,我们就启用了导航,按照导航的指挥前行。没有多远,被一个写有前方施工,请绕道行驶!的大木牌挡住去路。绕道行驶?向何处绕?这时的导航不再发话,我们几个谁也说不清楚。另辟途径走了一段,上了一条省道,柳暗花明。可好景不长,又遇上了修路封闭,无法通行,只好调头返回。向何处走?不知去向。再次打开导航,按照所指方向前行。道路很窄,但也能勉强通行。过一村庄时,路旁的一棵大树被风刮歪了,车子过不去。我和彝春爷、绪科爷下车,淋着雨使劲拽着树枝让车过去。往前没行多远,路面越来越窄,且由水泥路面变成了土路。觉着不对劲,把车停下来,不再继续往前走了。因路很窄,只容一辆车身,一边是沟,一边是庄稼地,无法调头,只能往后倒。刚一倒车,右后轮就滑到庄稼地里,往前再开,前后两个轮都陷了进去,车动弹不得。我们都从车上下来,把路边的干草填到汽车轮子下面,再次启动,仍然无济于事,并且越陷越深。雨还在下着,我们个个成了落汤鸡。雨水,汗水,交融在一起,顺着脸颊往下淌。脚上踩的是泥,推车时身上甩的是泥,浑身上下不是水就是泥,几乎成了泥人。时间过去个把小时,车子仍然在泥里陷着。找人推,找车拉,都找不到人,前不靠村后不靠店,满地里是绿油油的庄稼,陪伴的是风和雨。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们几个气虚喘喘、一筹莫展之时,发现不远处青纱帐里有一人家,这或许是上帝的点化。彝春爷赶紧跑去借把铁锨。有了铁锨,轮换着把车轮下的泥挖出来,又从不远处抱来秫秸杆垫上,以为这下可以了,谁知还是不行。出了这个坑,前面还是泥,方向不听使唤,又滑了进去。反复多少次,都没成功。地方太狭窄了,车子出来直着往前开是沟,就得往左打方向,打多了,左边也是一条沟,巡回余地太小,轮子又打滑,还是出不来。最后只有把那一片所有的泥水全部刨干净,加上人推,车子终于从陷坑中出来了。我们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彝春爷、福章叔都是六十好几的人了,绪科爷和启芳弟虽年轻些,也五十多岁了。这些在家几乎连家务都很少做的自在王,却在那个不知名的原野里苦苦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这就是人生的一种历练吧!

车子倒回来调了头,问清了路,又继续前行。坐在车上,我们埋怨起导航来:导航啊导航,你只知天上看,不知地上变,按你指的路,结果是泥潭,苦苦坑了俺,不再用你这个王八蛋!

已是下午一点多了,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我们就在羊山小镇上每人吃碗面充饥,尽快赶往目的地。

到了嘉祥县的一家石材厂,已是下午二点钟了,雨还在哗哗的下着,我们打着雨伞来到石料场,看了材质,谈了价格,咨询和了解了有关情况。随后,又找一家石板厂的老板座谈,了解到有关情况与信息。对回来决策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雨下下停停,停停下下,紧一阵,慢一阵,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直陪伴着我们山东之行。虽给我们带来不便,但也没有阻挡住我们办事。目的基本达到,天快下午五点了,我们从嘉祥启程返回商丘。

回来路上,雨仍没停。我们不断接到家人的电话问候和告诉商丘遭遇水灾,街巷成河的消息,还在微信里发有水漫街道的画面。鉴于雨水淹没了市区道路,我们决定进市前上高速,从高速出口下来,离市内近些。谁知到了商丘,高速出口封闭了,下不了高速。我们只好改变计划,去连云港方向转到连霍高速,到虞城出站口下路。来到虞城出站口,车队排的长龙一般,还有很多大货车,前行的很慢,一点一点往前挪。恐怕这是虞城出站口有史以来收费最多的一次吧。等了大半天,终于出了出站口。走麦仁,过谷熟,来到马庄连霍高速涵洞,借着汽车灯光,看见洞里洞外一马平川,除了水还是水,根本无法通过。距田老家仅一路只隔、数步之遥,但我们也只能望水兴叹。启芳下车趟水而过,剩下我们几个怎么办?往西,蔡道口西边那个涵洞是必经之路,平时都是蛤蟆尿一泡都存水,这么大的雨,早已水满为患了;从谷熟集往北走,中途有一座桥没修好,过不去,只有开车原路返回。

再次回到刘店虞城高速口,本想上高速西行,到平台出口下。结果进高速入口时被拦下,说是有规定,七座以上车辆一律不准上高速。无奈,我们只好又倒回来。实在是无路可走了,只有走虞城县城去商丘这一条路了。过去是条条大道通罗马,现在可是一路难啊!

从虞城南关往西再往北去木兰大道,没走多远,路上的水越来越深,像海一样没边没沿。见此状,好多车都调头回来,无人敢走。我们也只好随着调头的车流,返回再往西开。马路上水不多,路上的黄线、白线清晰可见,我们为之庆幸。但好景不长,没走一公里,水就多了起来,并越来越深,路两旁的花坛已经全部被水淹没,坛里的花草裸露出上半截,不时地随着水浪摇摆。福章叔驾着他的爱车,一个劲的往前走,像水陆两用的坦克,把水面推出一道沟,两边溅起一人多高的浪花。来到水浅处,车子停了下来,车头直冒烟气,车的键盘上显示水温高。稍停一会儿,水温虽然下去了,又显示其它系统有问题。再等会儿,可能车子跑的太累了,让它歇歇吧。这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一下午我们连口水都没喝,真是又渴又饿,又累又乏,彝春爷说,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可谓是人困马乏。尽管如此,还得往前走,总不能住在半路上的水里?

还好,车子没有大的毛病,我们又继续前行。路上的水时浅时深,车速时快时慢,好不容易来到木兰大道。大道上水不多,只是到平台铁路桥下,看上去水不浅,好多车辆不敢过。好在我们这辆车底盘稍高些,从水里冲了过来。从平台进市内,几条路都是水深而中断。彝春爷离家还有两华里,车无法开过去,无奈只得下车跳进膝盖深的水里,向家里走去。第二天听他讲,回家路上水最深处超过大腿根。转了几条路,结果都是走半截又返回来。又从北海路拐向归德路,车到市委东边,这里是我离家最近的地方。我从车上下来,双脚踏进雨水的那一刻,感到大街上积存的水热乎乎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上面打着雨伞,下身蹚在雨水里,水有阻力,迈不开脚步,只能一点一点往前蹭。虽是夜里十点多了,街上还不时有车辆通过,仍有不少男男女女和我一样,在洪水里艰难地行走着,大道上泡在水里的汽车、三轮车比比皆是,有叉车还在从水里往外拖车。路两旁五颜六色的灯光还在闪烁,映在水里,如同龙宫。这都是温比亚杰作呀!

走进家门,客厅墙上挂着的石英钟,时针正指向11点。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02cgbwczy7myqauuii54&690.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商丘归德田氏世系用字: 戬谷绵徽绪,宜章启壮图。征庸先揆牧,明历式俞都。奉钦泽民举,忠君显英儒,聪智承洁朴,弘光政清录。欢迎光临河南商丘田氏文化信息网(地址:http://blog.sina.com.cn/sqgdts)指导!
田氏QQ群汇总
 回到顶部

华 夏 田 氏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