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邪道好汉田世华传 ——摘自《欢喜赋》卷八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605    添加时间:2021-3-3 15:16:38
     

    邪道好汉田世华传

    ——摘自《欢喜赋》卷八


    田世荣  

    人之初,即诲以走邪道必以悲剧深渊为唯一归宿,令其唯走正道,则人之一生方少无限烦恼,得无限欢喜。愚弟田世华,一生多走邪道,忽刺刺奔向不归深渊,家人亲人友人劝阻不住,其以为强壮无比,天不可奈何。突然大病降临,两月归天,五五壮年而亡,留下老妻幼儿,走时无助呼喊哥姐,然无人可救也。愚悲痛之余,唯悟其为愚师、甚或世人之师:走邪道必然坠入悲剧深渊无救也。

    田世华者,1965年生,四川绵阳市北川县(2009年前为安县黄土镇)永昌镇常乐村人(2010年后沐曦社区)氏。其幼年命运极苦。二岁亡父,十岁亡母。父亲田永寿者,幼时随父母自四川中江县流入四川安县。其父为平庸棉花匠,生意惨淡,时泡黄土镇(居安州区中国作家协会作家安昌河系列长篇小说中所谓土镇)茶馆,不务农事。家极贫困,其妻(愚婆婆)与人私奔。暗藏北川治城,大山深处,物产丰富,野菜玉米,腊肉土豆,不致饿死也。爷爷气病交加,竟然猝死茶馆;亲戚薄棺埋葬,后人开荒,竟不知坟在何处。

    愚父田永寿十岁左右失去父母,成为孤儿,于黄土场常乐村依附亲戚,学得瓦匠、木匠等。然田永寿个子矮小,左眼生疮成盲,一人生活,极其凄苦也。愚每思父亲少年凄凉孤苦岁月,或颤抖于雨夜惊雷,双眼发酸。其或过三十,方与母亲侯桂珍成亲。然此时侯氏,已经守寡多年,育有一儿一女。田永寿妻侯桂珍后,老大由伍姓取名田世军,老二取名田世碧(愚与弟唯一之姐),生大儿田世荣(即本赋之作者学宫子),生小儿田世华(小名田三娃)。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饥饿岁月,劳累少吃,有病无医。故田永寿在田世华二岁、田世荣五岁时,多年不知肝炎忽然转为肝癌,痛苦呼号一年,终于英年去世。呜呼,永寿之盼,竟成短命!侯桂珍者,本百里外巴蜀古城涪城丰谷人氏,安知其何因从百里外成都平原沃野平坝,而嫁至安县偏僻山丘常乐村伍姓人氏为妻?先夫丧命,守寡多年,方嫁田永寿所谓田瞎子者。结婚仅数年,永寿短命而去,再成寡妇。然此寡非先寡,侯氏已有三儿一女,一身债务。虽嚎啕哭夫,呼唤苍天,天人不应。村人放声耻笑,侯氏必送三子,携田三娃再次嫁人也。而侯桂珍为四子之母,突然伟大,无比刚强。宁愿自己劳累不食,喝盐口水拖命,亦要多喂四子。护犊勇猛,宛如厉虎。村霸欺负,必坐于屋前挑水坡之砾石中,嚎啕哭骂,必至深夜,人神皆惊。极端贫穷饥饿,多次欲上吊自杀,终不舍四子稚嫩眼神剜心之痛。赊买母猪苗,养成母猪。数年之间,天可怜见,母猪所生小花猪,少则七八只,多则十二三只。穷人路纤,坎坷多险,感恩苍天保佑,亦终一步步走出贫穷饥饿、困厄死亡。看至儿女将要成人,已为女儿田世碧绵竹相亲。归来途中,突发脑溢血,于安县医院三日而亡。多年之间,愚呼命苦,五岁亡父,十三亡母,则不知田世华小愚三岁,其命更苦乎?母亲去世,愚刚初中毕业,且失去极端不公平之推荐,高中无望,辍学乡村务农。田世华入院旁小学三年级读书。姐深爱绵竹绵远镇李光荣高大帅气,满面含笑,年余即远嫁绵竹。家唯一壮劳力兄长田世军忽得吐血肺结核,虽然乡村草木锅灰加不知草药之土法止住吐血,西药杀菌,捡回一命,然终成半残。

    愚至此已知此生福薄,发誓专心做职业农夫。于自留地上深挖细土,种植诸菜,菜叶青青,愚心狂喜;于队上栽秧割麦,习诸农事,虽时一人耕种田垅间,亦十分认真。割牛草,捡牛粪、狗粪,锄勾村旁军事研究所公厕之人粪。深得队长刘明招喜爱,照顾夜守乱坟岗旁水泵房,每夜记工分1分;提拔为每日工分记录员、唯一舀纸匠徒弟(2000年于《四川文学》发表小说《队长》,悉写舀纸故事)。愚思十年之后,能成为生产队副队长;三十年后成队长接班人,能次次于坐谷堆上百余人面前开会讲个不休,乃人生最大成功也。辍学两年半后某日,睡于家中高板凳上,忽见院内放牛洗澡捉鱼伙伴黄天阳,背书包外出。愚问何去?回曰村小读初中。愚忽然心血涌动,梦想重入学校。晚上试对兄长田世军曰,弟去复习半年,或可考上高中;高中毕业,或考上大学;考上大学,或可当官也。愚哥田世军者,读书聪明,奈何家庭贫困,小学未完即务农事。唯一奢望当兵,亦被队长压制无缘——因田永寿生前为副队长,批评队长最多者也——大哥唯制作一套黄色衣服,四季着身自我安慰。忽听愚可当官,大喜,给愚半年时间复习考高中,不中即回村务农。去村小初中班报名,班主任为愚同村同组母亲之表姐侯吉珍之子刘光元,即愚表哥也。表哥虽为民办教师,然为真正高中生,精数学书法。表哥听愚欲考高中,一口答应,迅即写上名字,拥有学籍。然愚之初中三年,村旁部队中学所习。正值交白卷成风,大字报年代。愚快活玩耍三年,胸无点墨。坐班中复习,如听天书。听班上第一名李世华解答数理化之难题,仿佛神人。愚脑袋天天一片浆糊,唯装满绝望。遂告知表哥刘光元,不在课堂学习,于校外自习。愚天天告知大哥学习去矣,实躲于村上四百亩松林各株松下,学习全日制初中三年诸科,以文科为主。心虽绝望,始终不弃,因此为生命中唯一光亮也。镇上中考,班上五名上高中者,竟然有愚、黄天阳,自然有李世华。愚考上高中,田世军大喜,支持学习。每星期鬻竹一捆,赐愚一元或五角,数斤米与红薯。实不敢米柜多舀,虽半饥半饱,不至饿死。则田世华至小学四年级止,失学回家找柴煮饭,以半残之哥及幼年之弟供愚读书。愚两年高中,半年后迅速掉至班上最后一名,一年后掉至全年级四个班二百余人最后一名。然两年毕业,高考二百余同学,仅考上三人,愚竟然考至全校第一名——全校第一名降至二名,第三名为第三名;李世华等同学预考未过,竟未取得高考资格。黄天阳幸福,接父亲之班绵竹乡下当教师矣。愚如此奇迹,师生不信,愚亦不信。然预考、高考,岂有假乎?愚能如此,除一人自学文科外,定宇宙深处诸神相助也,非愚之能。愚或有功,超强记忆与刻苦学习矣。愚深知农事之苦,同学班上掏耳屎看小说写纸条泡美人之时,唯刻苦读书矣。愚远赴内江读部属中专四川统计校,两年毕业分配至安县县政府计委就职。愚工作之后,内心唯一之事,报答田世军、田世华,因此生幸福实为哥弟所赐。一月工资三十三元,每月均寄拾元回去。所余二十三元,仅够生活。数年后结婚,准新娘问愚存有几钱?愚曰二百。实则为零,二百亦无,最终在五七五厂挚友唐孝德处借二百上交,始得成婚。如此惭愧,成一生之痛。

    两三年后,哥忽入县城报田世华被黄土镇警察关进拘留室,快去救人。愚大惊,细询之,方知昔日之稚嫩少年田世华,今已成江湖凶悍匪类。精通拳术,擅使飞刀。欺诈强夺,打架斗殴。偷盗四邻,群害骨干。摩托飞车,一米长刀。名震全镇,警察头痛。愚倘不信,回家问之,其随手即出,飞刀稳插远处树上矣。愚大惊,苦劝之,然其已得恶之诸好,酒馆烟酒快活,同伙诱惑,娼妓莺语,贪心如炽,安能止之?两三年后,终至入狱五年。愚知其入狱,内心有喜:虽入狱,然可受强制教育,必然悔改,胜过江湖砍杀丢命百倍矣。田世华坐牢仿如读大学,时时信至索钱。薪归妻管,愚虽苦恼,竭尽全力东借西挪。病重之时,愚亲赴广元营山煤矿监狱探望,内心落泪,归家已然身无分文。五年狱满,田世华竟让干警,将其送至县政府愚家矣。弟归家不久,即赴绵竹姐哥李光荣处。姐哥心痛幼弟,好酒好肉待之。两月后送田世华至绵竹乡镇矿山,有钱可挣。月余老板即狂呼姐哥领人,因田世华在矿山打架无敌,流血事件矣。姐哥深感无奈,领田世华至愚家,饭亦不吃,抽身即走,极怕再沾田世华之事。愚亦深感内疚,愧对三弟,时愚因得罪计委领导,精减至统计局。愚利用基层统计员关系,送田世华于本县第一国营大企雎水煤矿上班。送礼,交五百押金。虽是井下,然工资胜愚多矣。愚稍心安,思其数年存款,可以成婚安家。然两月后,田世华来县政府对愚要求,不在井下,欲在井上保安队当保安。彼会武术,正是所长。愚答应,保证半年后即想法将彼调入保安队,几月时间内,彼有表现,愚走关系。然一月之后,田世华即扬长而去,五百押金半年后只退二百。因其言在井下怕死,愚则再想法将彼安入交通局下属水泥厂。邻县城,时时来城要钱。两三月后,再扬长而去,且厂部副食店赊下数百烟酒钱。愚愤然,劝其出门打工,川人出川一条龙,广州深圳、上海北京,或正是彼龙之大海。有村中伙伴,欲去深圳建房工地,田世华急来城索路费,愚借款资助。以为深圳天地大,香港黑帮近,总能打出一片天下。然两月不足,急速归村。因彼在工地之上,拒绝务工,只愿打架护场,需老板每日烟酒侍候,且要薪不薄,其只能送神。愚目瞪口呆,手足无措,不知何为。因其好吃,再劝其打工学厨,仍不能成:怕累也。愚思无计,只能任其自然。然田世华绝非无能之辈,出狱后,再不作犯罪之事,其攫财雄心更大。组织村匪,夜里盗墓;十村五乡,周围数县,或留下其洛阳铲迹。虽然恐怖,然其常得金银之类,换成纸币,夜眠烟花,好不快活。数年之间,竟成盗墓专家。愚大惊,愤然指责此为断子绝孙之事,万不可为。然此载蝇头小利之大恶货车撞向深渊,百牛能拉回乎?再数年之后,竟成“文物专家”。或文物欺诈,或作文物中介,替人认货卖货。常于百里外涪城文物市场买得二三百元假文物,施法造旧,有时卖得数十数百倍利润。一旦得手,洋洋得意,以为天下最大成功矣。上当者追来,三五月或半年不归家。遇见真文物,或捡漏买下,或吃中介。田世华时常在愚面前炫耀今得多少多少,请愚吃喝,愚悚然不敢,深知其钱不洁也。十余年间,彼修低矮新房三间。身边先后有两女士带幼儿跟随,儿大即断然离开,因田世华虽偶尔可得横财,然其酒、烟、妓、奢、谎、诩、暴、怒、打、骂等深浸灵魂,一身恶习,绝然无改矣。至汶川特大地震前,愚时告彼,愚月薪二三百,且妻全管,愚只区区二三十元零头,真拮据也。然彼不信,以为二哥巨富,时时欺骗二哥以榨财。常用手段,带某人上门,借彼多少多少,请二哥帮还。至今思来,三弟如此欺骗心无障碍,实二哥老实好欺负也。最极端者,竟然有人下半夜翻过县政府大门,敲开五楼愚门,向愚索田世华之债务。真真恼人且丢脸。最典型者,携村会计董某来县政府,曰借其多少必须归还。愚与董兄极熟,十分惭愧,计划分三期归还,一年内始得清债。多少年后,董兄酒后红脸告我,实三弟借彼讹我,诓财之计也。愚长叹曰,愚兄弟同父同母,智慧无差,然一正一邪,如巨树之叉,奔向两极也。田世华如此聪颖,不在正道谋事,正道谋事或早成大事,却因鸡毛之利算计清贫孱弱亲哥,何其愚蠢可笑也。愚1996年离婚,虽非兄弟所累,然必有关系,因时为彼等筹钱也。2008年5月汶川特大地震后,田世华等突撞大运。北川县城曲山镇受毁灭之厄,迁建安县愚老家黄土镇常乐村等六村。曰永昌镇。

    田世军田世华者,2010年永昌镇各分房一套,田世华另有二十余万现金。田世华有钱有房之后,迅速娶妻。拆迁租房之时,其妻郑氏,竟然以四十五岁高龄,为彼生下一子。弟等欲夺单身大哥田世军之房产,及十余万现金,设计钱房集中一处,彼等主管,照顾大哥至死。愚妻林红深知不对,奔绵竹告姐哥李光荣及姐田世碧,必须分开。哥姐兄弟四人聚于一处,村官主持,断然单立。失房失财,田世华大怒,借酒醉之意,欲提斧杀愚。愚心惊,惧死于醉斧,抱头鼠窜。而内心之悲,世人可知乎?虽为亲兄弟,实不如朋友。则兄长田世军独立之后,虽近六十,有老妇迅速上门,与其成婚——且喜鳏夫大哥,今生终有家也。

    田世华虽四十余年为农夫,则瞬间大富贵于我。愚此时写书数百万言,有出无进,反处债务中。感恩兄长田世军,先后赠三千余。田世华虽拥二十余万,未赠愚一文。愚北京走出版关系(编辑欣赏愚长篇小说《大明象棋国手》,书号亦下,编辑亦成,佯收所谓宣传费,印数一万至七千,七千至四千,终未开机印刷上市),借田世华四千,一年左右全部归还,未欠一文。妻、友皆愤然,云其祖产亦有愚份,彼等各给一万,亦天经地义,更遑论二十余年无私之帮助。村内外地公职人员,有回家分先人产业而多少有得。愚劝妻勿贪,不得未来反无一丝麻烦也;妻林红虽贤,亦多年嘀咕。愚即告兄与弟,兄弟此时比愚富贵多矣,望勿奢侈挥霍,当为后人或老年存款五万十万,以备来日突然之需;今后你我兄弟,各自顾家,再无经济来往;五年十年,再来索钱,无一分矣,休怪无情。此后诸年,田世华何其幸福也。购两万余之赛车摩托,满城拉风。夫妻名贵衣服裹身,黄金灿然。田世华于愚面前炫耀曰,为妻买金首饰多少多少,衣服名鞋几千几千。愚心生凉,唯内心责之,愚为汝之亲哥,赠愚一文乎?此后多年,田世华生命中最浓稠者,烟与酒也。每日必两三包烟,每日两三台酒。时一人喝酒,满桌相陪。可购一牛之数千金裹腰,虽十里路,三天走不回家,回家则因钱挥霍光矣。田世华痴酒,真醉鬼也:中午白酒半斤八两,再加啤酒;晚上半斤八两,再加啤酒;倘不知其饮早酒乎!常于下午三四点给愚电话,令愚把某某县长局长搞定,彼与江浙朋友做大生意。愚开始惶然,后始知其醉也,客人面前夸下海口,搞定某事,故打电话也,因每无下文。后彼再打电话,放置一旁,任其醉说多久,愚安然做事。后除文物生意之外,数次云开酒馆饭店,终于不成。后有浙江超市董事长支持,切入超市装修生意。身后有五六木工者为某总,八九泥巴匠者为某总,屁股后一路乡村小包工之冯总黄总胡总水总,更加糜烂于烟酒也。愚七八年内多次劝之,母亲侯桂珍死于脑溢血,家传高血压,兄姐弟四人皆高血压。世人百分之四十余死于心血管病,百分之二十余死于癌症,故高血压者,家族大敌也。汝之如此烂酒,且时喝假伪劣酒,更伤身体,下场不过有二。好者,汝日日月月年年大醉后,某日突然脑出血,须臾死亡;坏者,脑出血让汝昏迷不死,开颅手术,花费十数万甚或数十万,汝虽然保命,却致残车上,岂不悲乎?则汝儿现方几岁,汝当如何?故当戒烟酒,粗茶淡饭也。人生只有二吨酒,谁先喝完谁先走。田世华大笑,烟酒为其生命最美情人,岂可戒乎?

    五十余岁之田世华,面相依然凶恶,黄眉稀疏,一嘴焦牙,身体肥硕,手有刺青。其对愚曰,有挡我所开心者,见人杀人,见鬼杀鬼。彼自以为强大无比,天人无可奈何。愚劝曰,汝力敌不过项羽,智赛不过孔明,史上强大之人无数,帝王将相,武将文臣,富翁僧道,药师卜卦等等,而今安在哉?愚苦口良心,彼不猛醒。仍然烟酒凶猛,以为命硬无敌,美洲钢铁侠矣。生意好时,更加烟酒。岂止下午醉鬼电话,半夜亦城里啤酒烧烤吆喝划拳;迷于姿色,欲休老妻也。愚于想像中知其扑刺刺奔向不归深渊,而火车拽不回头也。生命于宇宙之中,本脆弱无比,如瞬间灯泡落地粉碎,非汝有三五百斤力气,一拳可打死公牛之强也。

    公元2020年8月2日,田世华妻郑氏晨忽然打来电话,曰其住入北川医院,脑出血。愚大惊,迅及微信打款过去。虽云经济上老死不再往来,然如此大病,岂是咒誓可阻?下午郑氏告之,病危转市三医院。愚下午四点赶到三医院见田世华,其满脸菜色,昏迷床上。醒时告愚,二哥,头痛,要死,救命,再昏迷过去。愚询医生,军医大硕士毕业之胖小子,何因?彼告愚曰,非脑出血,其右脑主动脉处有一血囊,充血压迫神经,故疼痛无比。愚问郑氏,何以如此?郑氏告愚曰,天天醉。家中一百余斤酒,仅剩数斤。郑氏再告愚曰,六七月大暑之季,经常摩托出城,带其子老家草溪河钓鱼,不分昼夜。前天早晨于老宅后兴世桥河边钓得两条大鲤鱼,即头痛归家,生病入院。愚大惊,此鲤鱼莫非愚所放生鲤鱼乎?愚每年三四月相接常回老家河里放生,因此时鱼类生殖季节,于市场救一鱼,如救百千之鱼也。非求诸好,实惭愧救赎自己。愚少不懂事,于此河塘,所害鱼类螃蟹鳝鳅米虾,果饥饿之腹。投毒数次捕鱼,或害数千上万,故放生实为惭愧救赎,回馈河塘也。愚一年数次放生,某次竟然放生数十公斤鲫鱼鲤鱼,一二指宽之幼小鱼苗,或千余尾矣。兴世桥者,愚老家后山下河也,少时桥粗水碧,洗澡天堂,愚于此处所放鲤鱼鲫鱼鳝鳅最多。河有石壁,壁下有洞,河水深不见底,洪水亦无法冲走此处鱼类。田世华所钓鲤鱼,莫非为愚过去所放鲤鱼乎?愚亦顿悟,知其血囊,河边酷烈湿热长久侵袭所致也。人为血肉之躯,而非钢铁;真钢铁长久为湿热浸淫,亦扭曲变形矣。人已至此,唯有抢救。问医生何法,医生骇郑氏与愚曰,一为保守治疗,输液吃药,然生命随时危险之中,血囊爆炸无救;二为开颅切除,手术二三万,共需六七万。愚不知何法,问三医院院长,因其为愚高中同学。院长回曰,听专家建议。所有意见共归一途,唯开颅施救也。愚与郑氏美好想像:开颅切除,即可康复。或依然可以愈后奔走生意,更多挣回;或颤抖走路,瘫坐车上,至少活着,虽苟延残喘,依然可以遨游全城。当晚手术八小时,超预期两三小时,愚心感觉极为不详。及至早晨赶来,田世华已经苏醒,虽于重症监护室对护士满嘴胡言,愚心大喜,活过来矣。郑氏旋即回北川办理诸事,七八小时后始归。心中窃喜者,幸愚当年劝其为幼子存款,郑氏告愚家中倘有六万矣。余此日随孱弱护工,将肥硕一百六十余斤之田世华抱上抱下,从住院八楼至门诊大楼腹镜、CT,其身体沉重几至让愚昏厥,因愚已服用降压药十五年矣。此日折腾未曾伤我,实为上苍庇佑齐天之福。以为田世华从此日日好转,数日后郑氏告愚曰,需二次开颅手术,因其颅内水肿矣。愚坚决反对,电话中医生语言冰冷,曰保命必须开颅消肿。二次手术之后,田世华取下右脑颅骨一块,云其水肿消后,三次手术镶颅。再数日,郑氏电话告愚,医生云需做切喉手术,清理肺上之痰。愚大恐,人为血肉,非为机器,岂可随意切除?郑氏为钱为人,亦坚决不准切喉,医院方才作罢。愚痛思之,家族无人懂得医术,早知如此成为医院砧上手术刀下之鱼腩,次次付昂贵手术费,当初何不保守治疗?设如此,则钱、人,都不至受重伤害。十日之后,郑氏告转回北川医院治疗,因重症监护室每日三四千,难以抵挡。愚在北川医院看弟弟,一直昏迷。颅内水肿不消,让人手足无措。愚欲哭无泪,安知开颅手术之后,有水肿如洪水猛兽戕害大脑之事?前后四十余日,郑氏为钱为累,人近疯癫。愚当面赞郑氏为伟大妻子:其一四十五岁高龄为田世华生下一子,今世罕见;其二田世华昏迷数十日,不弃治疗;其三百法筹钱,人苍老憔悴;田世华有郑氏为妻者,福份也。四十余日用十余万,郑氏实山穷水尽。愚三张信用卡上可透支之款,已然全部透支相赠;当初有二十余万而未赠二哥一文之郑氏,感动流泪。李光荣田世碧,亦多次探望;彼女李燕,虽远在浙江,亦数次打款——事后方知田世华在侄女处借有八百烟钱,甚至两年前借有姐田世碧二千元多年辛苦积攒之私房钱。田世华一、二十年之狐朋狗友,未见一人探望。兄长田世军唯多次电话中令愚全力相助,他已近七十,无力矣,唯接送田世华之子上学放学;且后对愚大为生气,不接电话,因怪愚让郑氏倾家荡产救田世华,活人无法活矣。愚与姐对曰,一生老实之兄长,为何如此心狠?平日即或嘴再狠,生死关头,岂敢有对亲人见死不救者乎?

    九月下旬某日九时,郑氏电话告之,田世华走矣。走时一夜昏迷中在家客厅沙发上呼喊“哥哥姐姐”——愚深悟此时宇宙虽大,而田世华此时昏迷中一丝之无助也。一心走邪道害己害他之世人读至此,可震撼猛醒乎?是夜愚做恶梦,梦见父母坟开,旁边山梁上裹尸布内有人蠕动,须臾静止。愚大骇,五十余年未做如此恶梦,醒时四时过,心骇急跳而念佛号。愚当日与李光荣田世碧至田世华家,其黑脸消瘦无比殁于客厅沙发之上,而兄长田世军始终未现。火化。寄存骨灰。唐家山陵园安葬。愚数十日内情绪低落,内心疼痛,悲伤超过父母去世。因父母去世,愚年幼年少,悲伤不至灵魂。

    田世华去世愚之悲伤,总觉其死亡不致如此突然,其幼子倘不满十岁;觉弟此生命苦,愚未尽全力相助;觉未规劝其戒除烟酒,暴怒性格,然亦何法可让田世华戒除烟酒,清心养身?觉其一身恶习,奔向深渊,而又无法阻止其奔向深渊。思至最后,悟田世华此生,或为愚师而来。愚不为名利,五年倾心而著《欢喜赋》,唯追求大善、正道也。而弟弟一生,实为普通俗人拥有之诸多小恶集于一身、且只喜走邪道贪暴利之俗人也。世间如弟弟走邪道者,或数千万几亿。弟弟实为我人间所读反面经典大书,此书世间无有,唯愚烂熟。愚思之,倘从小失去父母、青少年浪迹江湖之恶少如田世华者,有长者师者警者持《欢喜赋》对之曰:人第一当走正道,一走正道万烦俱失只走邪道烦恼亿兆相乘;人当懂五十欢喜大法,远离三十种恶;一善生亿德,万善嫌少诸恶莫作;勇猛精进般若;无相布施为人最大之美德;身口意业净,智慧乐多闻;人当拥有最低欲望,不伤害有情众生无情众生,因其有语无语,实为亲人也;人当懂得感恩,不可一世只为一己私利;助他即是助己;平庸平凡之平安,偏僻荒蛮之寂寞实是万福等等。则如田世华者或幡然醒悟,不至害己害家,青壮之年,不至扑刺刺奔向死亡深渊不可救也。



    作者简介:田世荣,笔名帅士象,写小说、诗歌、童话、古赋。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区委党史研究室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世荣 散文】四所的教育       

    下一条信息: 感谢湖北黄石田业启、山东淄博临淄田城、广东惠州田春荣、以及一位匿名宗亲等宗亲为田完祠祭祖奉献香火钱善款!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76322658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