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连载十四)田世荣《幽默的秘密(长篇童话)》 帅士象 著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761    添加时间:2021-10-17 21:11:27
     

    连载十四田世荣著

    幽默的秘密(长篇童话)

    帅士象  著

    士象简介:

    名田世荣,1962年6月出生,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区委党史研究室一级主任科员。发表与出版小说、诗歌、散文、理论二百余万字,获得大小奖数十个。2012年——2020年八年间,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出版面世。其中以38万字长篇童话《幽默鸭骑士》(第六部)第一好,2020年春风文艺出版社拟出版,因要收2万元宣传费而作罢。《幽默的秘密》(15万字,第五部)第二好,2015年山东明天出版社编辑团队来信高度赞扬,认为其有创新性、有幽默新智慧,完全够省级出版社出版,亦因难言之隐问题而作罢。我在县级县志办上班,十分清贫,也不会支持书号贩卖之事。故先将长篇童话《幽默的秘密》连载一半,与天下宗亲、朋友们分享。


    事事往好处想

    苦瘪子是他的班主任老师带进铜树干博士房间的。班主任说:“博士,这小子心里有病,请您帮他治治。”

    “有什么病?”

    “他过去在班上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是近两个月下滑得十分厉害。我了解一些情况,但是我解决不了。所以请您听他叙述后,帮助一下他,也是帮助了我们班!”

    “好的。”

    班主任走后,铜树干博士问苦瘪子:“同学,说说,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苦瘪子是一个瘦小但看上去十分聪明的人。他的眼睛分外明亮,闪烁也快。他说:“老师,我觉得,读书对于一个人,可能一点用也没有。”

    铜树干博士一笑:“为什么?”

    “我来自于一个小镇。我们邻居有一个大哥哥叫赤龟眼镜,是一个十分好学的人。他在小学、初中、高中都十分优秀,可以说是学霸。他最后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大学毕业后,他花了三年时间,都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最后你猜他在做什么?”

    “我哪知道?”

    “我爸是我们小镇上做油饼子最好的一个师傅,我们家的油饼子在镇上卖了几十年。结果他竟然回来跟我爸爸学做油饼子。后来,他去了另外一个小镇,在那开了一个油饼子店。饼子做好后,眼镜头顶着一筐油饼子,满街叫卖。我去看他时他对我说,他决心把油饼子生意扩大,做成全市全省甚至全国连锁,这一辈子就卖油饼子了。老师,你知道我内心有多悲哀?”

    “多悲哀?”

    “早知道如此,大学毕业后还是回老家卖油饼子,为什么当初要读那么多书?何不初中也不读,高中大学都不读,直接跟我爸学做油饼子,成功不是更直接一些更早一些?”

    铜树干博士听了,真的目瞪口呆。不过目瞪口呆只是一瞬间的事,他马上在表面上恢复了平静,对他说:“你怎么有这么奇怪的思想?”

    苦瘪子:“老师,我也不小了,有自己的思想。现在每年国家大学毕业生一千多万,在哪去找工作?大学毕业即失业,压力真的太大。与其这样读死书没用,何不从小就学门本事?你看古代,那些孩子因为穷根本读不了什么书,父亲就将他们送进城,在药店、鞋店、饭店、酒坊等地当学徒,目的是学门真本事。我现在读这些书,正如许多大人说的话那样,学了没用,所以学了就忘记了,根本就是在浪费生命。想到这些,我就厌学,想退学。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学习崩溃直线下滑的原因。”

    铜树干博士说:“你邻居的孩子大学毕业,回家卖油饼子。许多人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你想退学去学门真实的手艺。你心里想的就是这些,对不对?”

    “对。”

    “这么说,你对大学毕业后的未来,非常悲观?尽管你现在还只是初中生?”

    “悲观、失望,反正一片灰暗,内心完全没了动力。”

    “那么,我要批评你。”

    “为什么?”

    “比如地球,你只看到黑暗的一面,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黑暗的另一面,始终是阳光照耀着的绚丽世界?”

    他不吱声。

    铜树干博士:“所以大学毕业后,你只看到黑暗的一面,但是你没有看到大学毕业带给你阳光的一面。”

    “我看不到阳光的一面。”

    “你应该看到阳光的一面。而且,一定有阳光的一面。”

    “老师,你所说的阳光一面,是些什么?”

    “你为什么不想一些好事?”

    “什么好事?人生看上去这么残酷,我不觉得有什么好事。”

    “你永远要想阳光的一面。你要这样美好地想,你考上的是一所自己非常喜欢的大学。你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大城市,永远告别了小镇的生活。你虽然住在大城市的地下室里,但是下班后,你仍然可以在大城市的海边,与有钱人一样看大海的夜景,而且你横溢的才华对大海的赞美,比有钱人更富诗意。你进行了许多邂逅相遇后,你终于遇见了一位你喜欢的女同事。你们做的可能是极艰苦的工作,销售。女同事的业绩极不好,经常受上司的骂。你完成了任务后,去帮助女同事跑她负责的那一片区的销售。你帮助女同事克服了一些销售上心理与技术上的缺点,比如她大的公司不敢去,小的公司不愿意去。大公司不敢去,是怕人家看不上你们的产品,卖不掉。而你帮助她克服了这些心理上的障碍,将片区内所有的大公司都跑遍了。你告诉她往好的方面想,大公司不要,没关系,但万一他们要用我们的产品呢?结果你带着你喜欢的女同事跑了片区内所有的大公司。几十家大公司都没有要你们的产品,但有一家要了。这一家大公司的需要量,就抵了女同事大半的销售任务。从此女同事士气大振,和你一样往好处想,去跑所有的大公司,小公司也不放过。结果她的业绩成了公司销售的精英。后来你和她结婚了。结婚后你才知道,你成了亿万富翁的女婿,因为女同事是亿万富翁专门让她出来学销售,体验艰辛磨难,以后好管理自己公司的。你一下从打工者变成了管理者,帮助你的妻子负责她父亲商业帝国的销售。你有了世界上最好的轿车。每年夏天,你和妻子在世界上最好的海边旅游胜地去度假,你们在海滩上享受童话般的浪漫追逐,吃着最好的海鲜喝着最好的红酒,享受每一个人在少年时代都有过的美妙梦想。如果你把你未来的生活想成这样美,生活是不是一下就有了奔头?”

    铜树干博士说完,悄悄看见苦瘪子的头向前伸了一下,嘴角里流出一串清口水。

    他说:“老师,你把未来说得太美好了。”

    “既然你可以把未来看得那么悲哀,为什么不可以把未来看得那么美好与辉煌?未来黑暗与阳光的两面,你都有想像的权利。你为什么不选阳光的、辉煌的方面想一想?这样会让自己现在的学习精神抖擞,士气饱满。”

    苦瘪子:“未来的美好,太难了。”

    铜树干博士:“苦瘪子同学,许多人习惯埋怨苦难、屈服苦难。但古人有一个观点,绝对是正确的。大阴必大阳。”

    “大阴必大阳,什么意思?”

    “一个正常的人的一生,总体上是平衡的。大阴,比如你的命运将你陷在大海波浪的最低谷。在最低谷,你看见两边汹涌的水,巨大的雷鸣,仿佛要将你吞没。你完全是心胆俱裂,万念俱灰、绝望恐怖到底。但是,几个转折,你突然大阳了。大海的波浪将你一下托上顶峰,你坐在海浪的顶端,你俯瞰世界,到处都是阳光,万鸟欢鸣,齐鱼跃海,你在长长的海浪顶峰上享受了世界的一切美,海浪一下将你丢入平静安全的蓝色海面。然后再会再入谷底,经受折磨,再上高峰,如此反复连绵,这就是大阴必大阳。再比如,你在山峰上的沟谷里走多深,你就会走上多高的山峰享受金色的阳光与看到多么美妙的风景。”

    “哦,有道理。大阴必大阳,好!”

    铜树干博士:“你得从古今许多伟人身上,去学习如何把事物往好的方面想。”

    苦瘪子:“伟人?如何往好的方面想?”

    “苦瘪子同学,纵观生命历史,几千的历史中,有多少王国的兴亡。如果每一个新兴王国的帝王与开国将军们,想的是他们一参加推翻旧王朝的起义,肯定脑袋只有被帝国强大军队的将军们用大刀砍得在地上飞滚几丈远,那么,他们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当不了开国帝王与开国将军。他们的脑袋中一定想的是,历经二、三十年,他们有强大的军队,他们得到了天道,他们有更多的将军与勇士,他们会成功,会推翻旧王朝,他们会坐在皇宫大殿上,管理着几十万上百万大军维护着王国的稳定,他们骑在宝马上来回奔驶让帝国的亿万百姓羡慕与称赞,他们将万世流芳。这样,他们将会在美好的想像中疯狂战斗,取得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胜利。那么多王朝的诞生,证明了那么多人最后真的实现了他们当初的美好梦想。”

    “是呵!”一股热流从苦瘪子的脚底心上涌遍全身。

    “历史上把未来想得悲观失望的全是小人物,他们能干成什么大事?你想当这样的小人物?”

    苦瘪子如被刺了一下:“老师,我可不想!”

    “古代有个文人被大地主请去为她的老母祝寿,喝了好酒之后,请文人写点东西。文化人眼睛一翻,不屑地写了一句‘这个女人不是人’。然后,去喝他的酒了。”

    “啊?”苦瘪子也大惊,“他怎么会这样?”

    “大地主的所有亲戚朋友,都在骂文人是个混蛋。吃了人家的,还骂人家。但是大地主相信文人不会骂他母亲,他相信可能后面有好句,继续与文人喝酒欢笑。文人喝到大醉后走出了大院,大地主拉回来对他说,你还差一句呢。文人笑着走回来,说差点忘记了,然后醉眼迷乱地写了下半句‘九天仙女下凡尘’。”

    苦瘪子拍案而起:“太好了!”

    “这不是一些人往坏处想,一些人往好处想?”

    “正是!”

    “一个城里人有天开车在十分偏远的乡镇转悠。然后,他来到一处危险的草屋面前,看见里面有两个老人正在里面为病痛呻吟。他打了火,在几处将房屋点燃。等到周围的人来救火时,大火早已经将草屋全面燃烧。两个老人本来就穷,他们在烧毁的房屋前咆啕大哭。城里人没事一样,站在旁边看热闹。”

    苦瘪子大惊:“还有这样的恶人?”

    “村长大怒,让几个人将城里人捆绑后在一棵树上。村长怒吼,你为什么要这样?城里人说,如果不烧毁他们的危房,我如何将车里的15万元送给他们修一座新楼?”

    “原来是这样!”苦瘪子又一拍桌子。

    铜树干博士:“面对坏事,许多人第一感觉往坏处想,为什么在第一感觉不往好的方面想?”

    “看来我们得改变自己,得有灵活的思维。”

    “如果你有时把未来想得十分悲观,我教你一个幽默态度,叫‘事事往好处想法’。”

    “哦?”

    铜树干博士:“撇开这些伟人的故事不说,我给你讲个普通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将说明,凡事往好处想,对人是一种多么巨大多么优秀的修养。”

    “好的,老师。”

    “这是我一个朋友真实的故事。我这个朋友叫金车前。金车前是一个饱览群书,极有修养的学者。为了研究一个课题,他要在一个偏僻小镇呆一年。半年之后的夏天,他回到家里,发现了一个让他非常心痛的痕迹。”

    “什么痕迹让他心痛?”

    “你知道,夏天大家睡在床上,穿得极少是不是?金车前的妻子十分美貌,你知道,学者的妻子总是比较美貌的。金车前发现,睡在面前的妻子,她没有被遮住的半边屁股上,突然有一个唇印。”

    “啊!”

    “金车前的吃惊,比你大多了。不,他根本就是心痛。你想,妻子屁股上有一个唇印,这肯定不是他嘴留下的,不管是哪个男人留下的,都让他心痛。”

    “是啊!”

    “让金车前心痛的是,他想,这个唇印,那个男人,不知道要亲多久才能形成。接照痕迹学的教条,不亲三、五个小时,肯定是不会形成的。”

    “反正时间不会短。”

    “更让金车前心痛的,妻子明知道知道自己有这么个痕迹,竟然在他面前不遮掩。说明她偷情已经达到多么疯狂的地步。”

    “是啊。谁受得了!也许她忘记了。”

    铜树干博士:“我前面说过,金车前是个饱览群书非常有修养的学者。虽然第一感觉让他非常心痛,但他马上恢复了好心态。他面对妻子屁股上这个唇印,往好处想。”

    “老师,这么明显的证据,如何往他好处想?”

    “人家金车前先生就是往好处想,人有时得强迫自己硬往好的方面想,这是大修养。他想,这个唇印,也许不是某个陌生男人留下的。那么明显的唇印,不是男人留下的会是谁留下的?难道是狗留下的?金车前内心顽强地斗争着,最终一个个念头,反正不是男人留下的。金车前自己安慰自己,也许是一匹马咬了的!”

    苦瘪子一阵大笑。

    “金车前想到那唇印不是某男人留下的,马咬了的有什么关系?内心一下愉快了,放下了这事。下星期回来,他不经意地问她,上星期我回来,你屁股上怎么有个唇印?”

    “她怎么说?”

    “她说,你发现了?然后她一笑,问他怎么看屁股上这个唇印。”

    “金车前先生怎么说?”

    “金车前说,虽然唇印在你屁股上铁证如山,但我认为,它绝对不是什么男人留下的。也许你赶集给孩子买鸡蛋时,被一头山羊咬后留下的?”

    他再一次笑起来。

    铜树干博士说:“妻子死劲地搂着他,给了金车前暴风雨般一阵狂吻。妻子告诉他,屁股上所谓的唇印,其实是她在阳台上,站在小方凳上往衣架上晾衣服时,不小心一屁股坐了下来,恰好坐在插在一堆废料当中一根废弃的竹管上,可不就制造出这样一个唇印?”

    苦瘪子大笑。

    博士说:“这个往好处想,金车前赚到了未来大把的幸福吧?”

    “太美妙了!我必须要具备这种修养!”苦瘪子开心快乐地一路笑着离去。

    (未完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世荣《欢喜赋》连载之九 学宫子/著       

    下一条信息: 田钦《我的母亲》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