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田钦《我的母亲》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753    添加时间:2021-10-24 13:49:49
     

    我的母亲


    作者简介:田钦  热爱文字,追逐向阳花般的日子,关于生活,关于工作,我手写我心。





    母亲给了我生命和灵魂,她与左邻右舍相处和睦,教我与人为善;她再苦从不吭一声,教我责任和坚韧。这几年和母亲一起,我常常还受到各种的礼遇。出门旅游,在车站服务员主动上前问寒问暖,也有人让座让路。

    母亲总是闲不住,舍不得那几厢菜园和房前屋后的闲地。吃着母亲亲手种的各种蔬菜,仿佛看到母亲单薄的身影,她浇水的汗珠在菜地上划成那一道美丽的弧线。母亲身子健康时,每个周末我必回老家陪母亲二天,不回一趟老家不见到娘亲心里总放不下,没有母爱的滋润,我的精神世界总感觉有残缺。母亲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而我难以描摹的笔下总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但她的爱比山高比海深!

    没有什么比母亲的健康更重要!母亲623日突发重病在市里医院住了三个周,尘埃落定,偏瘫终于成了事实,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做头部核磁共振时医生发现了二个肿瘤,不相信这是事实速将胶片寄到协和,通过熟人找到肿瘤专家,面对88岁高龄老人,医生告诉我只能保守治疗,当地医院用尽了所有的方法也未能疏通母亲左脑的栓堵,母亲右胳膊不能动弹。尽管母亲耳聋眼花,轮到我服侍陪护时,还是尽量多和母亲说说话,每天抽空将坐在轮椅上的母亲推到外面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有天晚上母亲半夜又要上厕所,叫醒了我对我说:“人老了病了没有用了,还拖累你们,真不想活了,为什么不死?“。我说:“妈,您在,我们才有福分呀!您不在了我们哪还有个家呀?”听到母亲的话,心里真不是滋味,是的,自从母亲病倒后,晚上睡在母亲身边从不敢大胆睡觉,有点什么动静如履薄冰,每晚都要扶她四至五次起床入厕。看到自己不能动弹的右胳膊右手,母亲的泪无声的落了下来....母亲经常撑着左臂,努力的去抬她的右手,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可以看出很吃力的样子但都无济于事,满是委屈的母亲内心突然崩溃:.....感觉...能动得了..这胳膊咋就...抬不起来呢? !”要强的老母亲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绝望而大放悲声。我在一旁看着,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818号又是半夜时分,母亲一直在床上翻身,嘴里哼哼着,我被母亲吵醒后,以为她要上厕所,问她干嘛不睡?她说晚饭吃早了肚子饿了,知道我白天要上班晚上陪护她,所以不忍心叫醒我。迷迷糊糊中听到母亲说的话鼻子一酸,连忙开灯起床用热水瓶的水冲好一大杯奶粉,扶起母亲床上坐起来喝完奶粉没多大会就睡着了。母亲被病魔折磨成这样处处还为我们着想,是啊,50年前,我就是这样躺在母亲身边,听母亲讲生下我没奶吃,面黄肌瘦整天饿的不停哭,半夜实在饿的不行,母亲就弄点面糊什么的我吃,后来父亲步行到洛阳街上找到卫生院的医生,医生是我本组的一位好心叔叔,他帮忙弄了一些葡萄糖粉给父亲,那个年代能吃上葡萄糖粉就很奢侈了,母亲说只有我饿了哭的最厉害时才让我喝上几口葡萄糖粉冲的水。

    前些天的早上,我习惯性的将轮椅搬出屋外,转身进屋准备扶母亲出去时,突然发现母亲自己已站起来走到门口了,母亲想练习走路,惊讶之后将母亲扶到门外,扶着她就如她扶着小时候的我们,一步,两步,走的异常艰难,异常痛苦,母亲咬着牙,坚持着...蹒跚地走了20多米,侄女高兴的像个孩子在一旁拍了几个视频。

    那天晚上吃罢饭送侄女外甥女二个上车,临走时母亲又是哭的伤心,说千万个舍不得孙女走,这段时间昼夜都是侄女服侍,整天寸步不离守在奶奶身边问寒问暖,下午侄女缠着她奶奶讲了好多她爸爸小时候的童年往事,母亲显得很开心。

    我的母亲生于一九三三年。从小生活在本地三眼桥代湾一个贫困的家庭里。因为家里贫穷,兄弟姐妹多没上过一天学堂,母亲天资聪慧勤劳,家里里里外外洗衣做饭她都抢着去干,地里农活栽秧打麦都是她一人顶着。

    没分田到户还是大集体时,劳动很辛苦,一年四季没有停歇日子。母亲为人性子急,干起活来比别人的多,挣的工分也比别人多;父亲与母亲不同,因为在生产队搞会计整天都在与算盘帐本打交道,母亲就扛起了家里所有繁重的劳作,起早贪黑供六个儿女上学读书,近几年身体越来越差,她的各种病痛都是年青过度劳累,留下的病根,正当需要我们陪伴左右,而姐姐们都有各自的家庭,哥哥嫂子整天也忙于生计,总有干不完的农活,我也不在身边除每周回来在家陪伴一天,再没有更多联系,愧疚常常如炭火般炙烤着我的心。

    大集体时,我们家每年分到的口粮比别人家都不会多,全家都靠母亲一个人干活。在那个年代,大人娃子吃不饱饭是当时最大的困难,更艰难的是当时生产队只分粮没有钱,而我的父亲一生脾气都不怎么好,爭强好胜,从我记事起就感觉我们兄妹6人个个都很怕他,母亲也不例外,常常因为一件小事就大声吼叫,母亲很少敢和他顶嘴,可想而知母亲受过多少委屈,暗地里流过了多少眼泪。近年来我每次回家母亲都会将他们年青时受的罪遭的力讲给我听,那时穷苦的生活迫使母亲磨练得非常能干,夏收生产队包干割麦子,她一人一天能割几亩地的麦田,载秧的季节总是栽了这块没喘口气又栽下一块,连生产队里的好多壮劳力也比不过她;冬季生产队割草积肥,大家都去上山割草,每次母亲背回来的草像一座山,回想到母亲不知疲倦辛苦劳作身影,我总是泪流满面……

    2021年五一长假前夕,母亲突然间腰疼不能动,疼得实在受不了才电话告诉我,我问她疼了二天怎么不跟我讲?母亲说怕我担心再熬下会好的,哥嫂昼夜都守在对门山冲喂小鸡,由于当时我有事脱不了身迅速打老表电话请他将老妈接到镇上卫生院,走时老妈要嫂子信下迷信烧点纸会好的,到了卫生院莫名其妙真的就没疼,我赶到时母亲已完全好了。放心不下只有在老家呆了5天假期做做饭吃帮母亲收割莱籽。那几晚听母亲讲65年二姐二岁时,母亲得了场大病,那时经济条件差,父亲找先生给老妈把脉靠吃中药熬过那段时间才捡回一条命,身体刚恢复又是不分昼夜做农活挣工分养活兄妹几个。母亲讲我们兄妹6个最心疼的是哥哥,那时哥哥才大半岁,母亲整天要做活,生活伙食差没奶吃,靠熬点稀饭什么的喂,几乎大半时间是大姐带他,而父亲整天呆在大队很少回来,哥哥和大姐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哥哥有点感冒什么的母亲吓个半死。

    母亲日渐衰老,首先是行动有点迟缓,走路不大稳定,记忆力也明显衰退,耳朵又闭听不见,经常丢三落四。每个星期六回来吃着母亲炒的菜,有时虽然咸得难以下喉,从不敢和年青不懂事时那样大声吼她说咸了糊了,却一个劲的说闷好吃。母亲给予我们兄妹六个如大海般的恩情,我们报答母亲的能有多少呢?这对于母亲一生的付出实在是天大的不公平,母亲不仅含辛茹苦的拉扯大了我们姐弟六个,还帮助我们六个都带大了这一大家子的孙女和外甥。

    最不幸的是,也是对于我母亲勤劳辛苦的一生而言,最不公平的是,多年前我苦命的大姐因脑溢血突发导致中风偏瘫,终身与轮椅为伴,转眼就是十几年,刚发病的那段时间,姐夫要照管家里农活,人瘦了好几圈一直是老家、随州二头跑,而母亲没日没夜寸步不离一直守在随州中医院的病床前,大姐的吃喝拉撒全是母亲照顾,稍好点后,每天扶着大姐教她走路,在医院的几个月里,母亲有时还将平常积攒的钱毫不吝啬的拿出来给大姐买早餐和零食,出院回到家后,母亲十年如一日去大姐家定期给大姐洗头洗澡换衣服,从无半点怨言,我听到母亲对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她说大姐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自已的女儿得了这样的病,她总是时时刻刻放心不下,常常叹息大姐命运坎坷、生活凄苦。就在19年初春,姐夫因去随州有事要耽误数日,母亲商量我和哥嫂主动提出将大姐接到我家,不巧的是,晚上转钟12点大姐起床上厕所倒在地上,母亲一人拉也拉不动扯了扯不了,只有冒着刺骨的寒风摸黑一路小跑敲开哥嫂的大门,等哥哥上来将倒在地上的姐姐抱起来后,大姐的脚腕早已骨折了,上了夹板一躺又是半年,想到母亲实在劳累,想着她的劳动负荷已远远超过她的这个年龄时,央求了好几次母亲才跟我一起来随州住了一个星期,但心里时刻挂念着大姐。

    2019年,哥哥高血压突发住进了医院,考虑到母亲的身体这一次我坚持不让母亲到随州来,可母亲在老家没一天睡个安稳觉,每天都会在门口张望,盼望哥哥早日顺利出院,逢人就打听哥哥的消息。

    2020年赶上新冠疫情,到处堵路封车,我回不来老家每天只能打个电话问侯一下,年迈的母亲还一直牵挂着我们一家子,担心我们没菜吃,在那么坚难的日子里还和嫂子一起将园子的白菜萝卜分几次送到村干部手里,通过他们再转手带回随州,那段时间母亲的身体无时无刻不牵扯着我们的心,生怕母亲感冒咳嗽。

    母亲一生没出过远门,201610月我休假专门带母亲去了趟上海女儿家,那段时间母亲很开心,也是在那年我和母亲照了很多合影照片。2020年国庆放长假,我和哥哥,三姐,侄女们带着母亲最后一次出远门,开车专程去了趟湖南韶山冲,那次母亲一天步行差不多上万步,并没感到累,我们倒还累的很。 

    母亲心里装着的总是她的儿女后辈们,她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勤劳俭朴,相夫教子,备尝艰辛,最大地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母亲养育我们众多的子妹,烧茶做饭,洗浆缝补,一生像老牛一样艰难负重,默默前行。她用行动教导我们应该怎样做人,怎样尽到家庭责任,我们为母亲骄傲,我们将永远感恩母亲!作为儿女们,我无法用言语去评价,她含辛茹苦,默默奉献,毫无怨言。直到我们长大成人,身为人父的时候,才深切地感受到,以她这样瘦弱娇小的身体把我们抚养成人付出了多少心血!真是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20214月开始,母亲身体每况愈下,反反复复进了几次医院,每次都是不断做思想工作才去看医生,担心给我们添负担,623号母亲病发时,我和来随州专程看母亲的四姐夫一家人开车送到医院的,守在母亲病床边寸步不离,端茶递水接屎倒尿,可母亲一直担心哥嫂知道了,说哥哥很忙又经常头痛,又在山冲喂那多鸡子不要让他们过来,天天吵着要出院。

    嫂子四姐二姐都在医院轮流值班,远在千里之外的三姐也从广东赶回来了。出院后,母亲的右手不能动弹,左臂也因年轻时落下的病根引起骨质病变,一日三餐全靠一勺勺的喂,为了方便照顾在我家旁边特地租了间一楼房子,兄妹几个换班服侍。

    她宽厚仁爱,谦和慈祥,对自已的里孙外孙如同己出,疼爱有加,从不另眼相待。1998年父亲中风偏瘫在床的日子全靠了母亲的悉心照料,而我们也只是给父亲洗洗脸,端端饭。2000年父亲还是走了,却留下我们一辈子的亏欠。

    母亲知道自已生命进入倒计时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视力严重下降,扶着走二三米远就不行了,记忆力也明显衰退,耳朵又闭听不见,921号早上我扶她起床,跟我说要回老家,可她又担心我要上班怎么办?我说我会安排好的,丟掉所有一切不会丢了自己的妈,早饭后我要把母亲从岀租屋用轮椅推到我家里,想让母亲在小区再转一转看看多呆一会,母亲说不去了早点回老家,母亲坐在我身边一路上很费气力跟我讲了很多很多,那天母亲在车里哭的很伤心,她说很想几个女儿,想几个孙女,问几个在外地的孙女过的好不好?我小女儿学习成绩怎么样?哥哥今年喂鸡子亏了多少钱?想看看大姐,三姐在广东怎么在过?盼三姐早点从广东回来等等,最揪心的一句是,母亲哭着说不知来生还是不是我的妈?我对着母亲说来世我还是做你儿子,母亲还用那只可以活动的手伸过来为我擦眼泪,我知道母亲是真的对我们儿女的不舍。

    照料母亲是没有半点可打折扣的,虽然辛苦却很幸福。母亲在,我们还知道来路,儿女就有归宿,一旦失去了父母我们只有归途,如同侯鸟!奉劝天下儿女,父母在,尽孝要趁早。

    祝愿母亲每天能开开心心快点好起来!

    供稿:田钦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连载十四)田世荣《幽默的秘密(长篇童话)》 帅士象 著       

    下一条信息: 田政协八十寿诞贺词贺辑录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