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田仁刚著《田祐恭全传》首发连载5:第五回 奇缘喜娶将门女 凯旋湘黔始留名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2268    添加时间:2023-7-22 12:44:21
     

    《田祐恭全传》


    第五回


    奇缘喜娶将门女  凯旋湘黔始留名


    诗云:

    少年将军气如虹,当是出山第一功。

    三军阵前显姓宇,从此英名播黔中。


    书接上回,出征日期确定,祐恭令田锋率五千兵马于天明先行岀城。自己则沿着各大营巡视三军,但见旌旗招展,锋利的刀枪在艳阳下闪烁着道道寒光!士气高昂的三军健儿宛如一匹匹野狼雪豹般。组合成一座座移动的铁血洪流,操练的呐喊声如春雷滚滚,祐恭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巡察一周后,祐恭返回中军大帐,见祥弟与爹爹都在,祐祥像个顽皮的大孩子般俯在仕儒身边,一边细细的数着老爹的白发,一边磨磨唧唧的撒着娇。祐恭见此内心泛起一股酸楚!父母已越古稀,儿女们聚少离多,他多么信慕寻常百姓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啊!但出生在将门世家,奈何身不由己!与身俱荣的家国重任注定是享受不了这份亲情了。

    仕儒见祐恭回来,轻轻拍开祐祥的手,佯怒道:“没样子了,没老没少的,有你大哥一半省心我也能多活几年了!”祐祥吐了吐舌头喏喏道“我不是还小吗?过几年就会替您分心了嘛!……”见老爹眼一瞪,未说完的话赶忙咽下!祐恭在仕儒的另一边坐下,也依靠着爹爹的肩膀,父子三人倾心长谈,仕儒则再三叮嘱出征可能岀现的各种注意事项,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三人世界……。

    公元一0九七年壬申岁,北宋元祐七年二月初八日辰时,田祐恭点起一万思州军首次挥师东征靖州!(注:田祐恭时年十八岁,祐祥十五岁。)

    这一天古思州地区晴空万里,满山的新绿装点着这美丽的家园,缕缕升起的炊烟依恋着人间的祥和,阵阵春风吹拂着思州大营上空飘扬的五行旗,斗大的田字帅旗庄严靓丽!三军健儿鸦雀无声,帅旗下,居中一匹雪白的战马上端坐着春风得意,气势如虹的田祐恭!

    只见他:身披雪白的亮银甲,一袭白色的披风与白色头盔上的红缨迎风飞舞,肩后插着两面红色的令旗,镔铁打造的护心镜灼灼生辉!一双星目闪着寒光,清秀的脸庞带着几分沉稳淡定。一杆梅花亮银枪倒提手中,浓浓的王者霸气,昭示着一颗光彩夺目的将星将在西南大地上冉冉升起!他的左侧,黄色战马上一位身着青衫蓄着山羊胡的老者也是打扮得精神抖擞,饱经沧桑的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若不是腰中长剑的话,肯定会认为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人,他就是思州军的智囊——杨载!右侧战马上坐着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将军,他名叫张泽,字天宏。本土武隆人氏,也是仕儒的三女婿,几天前仕儒特地传书今他前来协助祐恭,昨晚上方到,张家也是名门旺族,他的先祖曾随田氏入黔始祖田宗显一起开辟川黔,故与思州田家世代交好。他不善言词,属于内敛含蓄式的人物。张泽今天身着黄色战袍,手执一口五凤朝阳刀,此刀来历非凡,在他家传了好几代人,祖传的三十六路春秋刀法到他手里也练得炉火纯青,更兼使得一手飞镖绝技,也是一名难得的猛将!

    辰时正,三声号炮震耳欲聋,祐恭抽岀匣中宝剑,平指前方大声道:“出发!”

    自己则一马当先向前奔去,三军健儿尾随其后,俗话说:“兵马上千无头无边,兵马上万铺天盖地,声势浩大极为壮观!仕儒及祐祥率领百姓站立两旁向大军挥手道别!

    话分两头,暂按下祐恭大军行程不表,回头再说田锋率领的先头部队,他们昼夜兼程,这一日也到湘黔边界的乌罗地界(今铜仁与凤凰之间)山势越加险峻奇岖,古老的森林遮天蔽日,田锋见此环境恶劣,忙吩咐手下小心谨慎,搜索前行。可谁想怕啥来啥,忽闻前方一阵混乱,一彪人马从森林深处涌岀,人马的前面正奔逃着几头野猪,可能是被追得急了,有一头竟然朝田锋的方向飞驰而来,常言道一熊二猪三老虎,野性大发的野猪杀伤力是非常恐怖的!连老虎都要退让三分。一瞬间野猪也近眼前,田锋来不及多想忙从马上跃下,飞身挺枪迎上,野猪见居然有人敢拦路,凶性大发扯开长长的獠牙向田锋咬去,好个田锋,闪电般的躲过正面,双手持枪转身横扫,只见一声碎响,野猪前脚被打过正着,扑通一声轰然倒下,田锋连忙又朝着野猪张开的血盆大口一枪扎上,可是用力太猛,长枪穿透野猪的咽喉直至胸腔,鲜血狂溅!眼见是活不成了,然而野猪垂死挣扎的巨大力量也使田锋的长枪脱手,他又抽出宝剑向倒地的野猪一阵乱劈,终于野猪停止了挣扎!不觉间汗水早已湿透了他的全身。

    正喘息间,追赶野猪的人马到了,领头的是两个少年,只听其中一个大声喝道:“嗨!你这人怎么把我家的猪打死了,这是我家养着玩的,快快陪我家的猪!”田锋怒道:“你讲点道理好不好?这是野猪,还险些伤了我们。”少年哈哈一笑,“道理,你和我讲道理!你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小爷的话就是道理!少废话,赔猪!”田锋一听大怒,他本也是少年气盛,血气方刚,大声说道:“老子就是不赔,你咬我呀!不要说这是野猪,就真是你家养的,老子也不赔!”少年一听,这还了得,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遂挺一口朴刀向田锋杀来,田锋也不废话了,打呗,谁怕谁呀!舞枪迎了上去,少年双手持刀凌空跃起,一招泰山压顶向田锋头上砍来,田锋双手举枪横架紫金梁自下而上迎去,铿锵一声,火花四溅!少年的刀险些脱手,虎口酸麻,暗叹,好大的力气!田锋顺势迎上,啪啪啪一连几枪杀得少年连连倒退,另一个少年一见,大声喊道:“大哥莫慌,我来帮你!”舞枪上前与田锋战在一起,田锋精神大振,挥动长枪与兄弟俩撕杀起来,三人来来往往,战有二十多回合,兄弟二人渐渐招架不住,正慌乱间,一声清咤传来:“丢人现眼了吧,还不退下!”三人闻声停下,二人齐声道“姐姐!帮我们打他!”田锋抬头望向声音传来之处,只见一匹红缨马上一位红衣少女也向他望来,田锋一惊,世间竟有如此美人!怎见得,有诗为证:

    绝世容颜不一般,宛如昭君出长安。闭月羞花世间少,英姿飒爽眸光寒!

    田锋看得呆了,马上少女又喝道:“你打了我的弟弟,又杀了我家的猪,难道不应该向我道歉吧?”田锋回过神来苦笑道:“又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田锋想大军东征,军情紧急不宜在此与他们作过多纠缠,便大声说道:“吾奉令东征剿匪,今路过贵地,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小姐海涵借道前行,他日定当登门谢罪!”红衣少女打量田锋一眼,说道:“我们在这里追猪玩耍,是你败了我们的心情,我才不管你东征不东征呢,只要你胜得了我,便放你们过去!”田锋道:“事也至此,多说无益,那就放马过来吧!”说完田锋跃马挺枪杀了上去,少女也不多言,舞动钢枪与田锋杀在一起,但见二人双枪并举,浑如蛟龙出洞,又似哪吒闹海,来来回回战了十几回合,少女长枪越来越快,一道道冷电寒芒席卷着田锋,正慌乱间,少女一声大喝:“拿来吧!”田锋手中一轻,长枪被少女抢去,正欲逃走,又被少女用枪横扫落于马下,少女逼住他冷笑道:“就这点本事,也好意思去剿匪?”田锋恨声道:“妖女,要杀便杀,休得辱我,待我家将军到来定将你全家诛灭!”少女也是狂傲之人,一听便道:“这样呀!我到要看看你家将军如何了得,是不是三头六臂,那我就在这里等他,你走吧!”

    田锋羞愧地捡起地上长枪牵马归队,田锋战不过红衣女郎,无计可施,星夜传迅给祐恭,等候着大军到来。

    祐恭接到田锋的传迅,率领大军昼夜兼程,这一日到了田锋的先锋营,田锋等得久了,见到祐恭等人,忙引着走向帐中,祐恭众人坐下后询问情况,田锋将前事一一告诉祐恭,祐恭思索了一会转头问杨载:“先生见多识广,可知此女来历?”杨载道:“现在也不好确定,但听田锋讲的枪法路数,应该是他们,还是等明天见面了再说吧!”

    次日祐恭亲率大军来到山前,手下兵士高声喊道:“妖女快快前来受死!”看山的喽啰见了忙送信上山,不一会,一队人马从山上急奔而下,领头的正是那位红衣女子,来到阵前带住战马,喝道:“尔等还敢来送死!”田锋大怒道:“妖女休得猖狂!我家将军到了,你就乖乖下马受降吧!”少女一听便朝对方阵前望去,只见门旗下一位年轻的小将也在望着她。少女看得呆了,好一位标致的少年!但见:剑眉带彩,星目含威,鼻若朱胆称绝配,齿似玉啄隐生寒。天庭饱满世稀少,玉树临风伟岸身。果然当今奇男子,白马银枪少年郎。宛如潘安重岀世,又似罗成下瓦岗!

    祐恭看少女时也是一样的痴迷:一袭红衣如彤云,半是精灵半是仙。身若嫦娥临凡世,貌似观音少净瓶。倾城一笑百花暗,月下貂蝉也汗颜!二人都仿佛被施定身法一般定在当场,还是祐恭先回过神来,催马上前扳着脸喝道:“对面的小女孩听着,吾奉令剿匪,尔等无故阻挠大军行程延误战机,该当何罪?”少女一听大怒:“你貌似小孩,居然依小卖老,可恶!你们不在老家耕田带娃,确跑来我家的地盘撒野!仕么狗屁剿匪,我看你们才是一群官府的帮凶,祸乱扰民的土匪!只要我杨家人在此,尔等休想过去!”祐恭大怒,“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妖女!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擂鼓!”说完便要上前,杨载一见忙道:“将军小心,她是杨家后人!”祐恭略为一顿依然一边向前奔去,一边大喝:“妖女,还不受死等得何时!”少女也不回话挺枪跃马杀将上来,二人瞬间战在一起。

    好一对英雄男女!这场撕杀看得两边人马都呆了!怎见得,但见:双枪齐舞,银光飞溅!二马交锋,红白相间,白袍将长枪如弘动天地。红衣女暴雨梨花惊鬼神!这个如哪吒生气闹东海,那个像梨花含怒出樊关。男如常山赵子龙,女乃木兰闯幽山。战鼓声声,呐喊阵阵,二人翻翻滚滚战了多时,少女见久战不下,催动她的成名绝学暴雨梨花枪,只见万千寒芒向祐恭激射而去,祐恭打起精神,展开七十二路追魂夺命枪,枪枪如流星冷电,招招岀手索命追魂!这也是祐恭出山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对手,越战越有精神,战约八十多回合时,祐恭卖个破绽,侧身躲开少女刺来的长枪,反手抓住她的枪杆,用力一扯,少女整个人径向祐恭怀里扑来,祐恭长臂一探,闪电般地抓住少女的护心带提过马来,横于马鞍上走马回营,少女羞得满面通红,一边粉拳乱打,一边叫道放我下来!祐恭并不应答,策马回营。直到本队才跳下马,将少女扔在地上,少女羞愧难当,恨声说道:“尔今日辱我,爹爹定会招集几寨人马,杀光你们这些官府鹰犬,让你们付出十倍百倍代价!”众人拥着祐恭及少女进入营帐中。

    少女被捉,山寨的人早就慌了,连忙派人回山报信。祐恭在帐中坐下,手下将少女押至,祐恭吩咐给少女看座,少女将头扭向一边,并不领情!这时杨载走上前道:“侄女可认得叔叔吗?”少女闻声看向杨载,定眼一看脱口道:“杨叔叔!”随后又倔犟地哼了一声“你是朝庭贵人,不敢高攀!”杨载摸了摸山羊胡,尴尬地笑道:“侄女误会了!”少女道:“哼!误会,帮助外人欺负我。好,你将我放了,再带着他上山向我爹爹陪罪,此事便罢!”说完用手指了指祐恭。

    祐恭见他们熟悉,便问:“先生?”杨载道:“将军有所不知,我与她父亲是本家,我们祖上都是播州杨家后人,始祖杨端,因在唐代宗时奉旨平定南诏国,后坐镇播州,世代世袭,后因内部矛盾,就分迁四方,我支迁至安化与务川交界处,他们就迁到湘西靖州地界;我少年时游学到过湘西,与他父亲相识交好,她父亲名杨再成,字君临,家学渊博,从小修习杨家枪法,其成就不逊前人,熟读兵书,文武全才,性格耿直仗义,喜接交四方英雄,好打抱不平,因太过豪爽,耗尽祖上家资,三十多岁才娶妻成家,只是其妻在生下此女及两个儿子后不久就病死了,从此父子四人相依为命,也不弦续,故今年近五十,别人都做爷爷了,他的子女都很年少。儿子大的十六,小的十四,故溺爱有加,视同珍宝。侄女单名一个莹字,后师父赠她外号妙真,长子名杨主政,次子国政,三姐弟都天性豪爽强势,这一点彻底禀承了其父之天性,特别是女儿杨莹从少就像男孩子一般顽皮,整日舞枪弄棒,她父亲知道她成不了乖乖女,干脆就顺其自然由她了,后来率性请师父教她练武习文。至于针织女工,呵呵!不敢恭维!她冰雪聪慧,进步远超常人,后又拜沱江凤凰观的无尘师太为师,修习暴雨梨花枪法及诗词歌赋,也是去年才回山,姐弟三人整日练武打猎满山乱跑。

    近几年天灾人祸,官府赋税层出不穷,老百姓缺衣少食,饿尸遍野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他本就是豪侠之人,干脆就伙同年轻时结识的几个兄弟占山为王,领着灾民杀官放赈,造起反来了……”

    正说话间,帐外小兵来报,说山寨又来人了!祐恭与众人出营一看,果然又到了一队人马,当先的是一位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年近半百的老头,满脸心急如焚的样子,老远就向走近的祐恭等人抱挙道:“将军恕罪!老儿教女无方,冒犯将军虎威,阻碍大军前行,还望将军海涵!小老儿这厢有礼了!”说完竟向祐恭抱拳鞠躬,祐恭侧身避开,忙开言道:“前辈无须多礼,是晚辈冒犯才是!”杨载忙喊道:“大哥别来无恙!还记得我吗?”杨再成一怔,听声音耳熟,忙望去见杨载向他走来欣慰地应道:“老弟!我们一辈子的兄弟怎能不记得!”二人久别重逢,拥抱了好一会才松开,杨再成见女儿也在旁边安然无恙,心才落下!怒气冲天地道:“逆女!一天天就知道闯祸,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挥手一巴掌打向女儿,祐恭与杨载双双拦住,祐恭道:“前辈息怒,此事也不全怪小姐,当时情况不明。”杨再成佯装挣扎了一下才放手,祐恭忙吩咐看座上茶。待亲兵奉上茶水后,祐恭对着杨再成稽首道:“杨老,吾奉令前来剿匪,然湘西匪患复杂,崇山峻岭奇岖艰难,您既然是先生的故交同宗,还望指点迷津,以免兵凶战危生灵涂炭!”杨再成答曰:“将军言重了!其实所谓的匪,都是因生活所迫,不堪官府与贪官勾结欺压,为活命挺而走险的乡民而已!他们抱团对抗官府而寻求另一条活路,但官府不思悔改,反而屡次派兵围剿才搞成目前水火不容的局面,望将军明鉴!”祐恭道:“正因如此,本将也不欲多遭杀戮,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君命难违!你看怎么能避免杀戮而平定动乱?”杨再成答道“靖州湘西地广人稀,民风强悍,更兼有崇山峻岭作屏障,自古以来就是匪徒生息之地。目前有五大山寨,最大的是花恒彭和尚,其次是我的杨家寨,还有雪峰山的另三支人马,别的好说,就是彭和尚,大号铁头和尚,此人武功高強,凶狠残暴,虽无大志,但行事狠辣,不好相处说服他难!不过他手下的二当家为人耿直侠义,曾考取过举人功名,做过衡阳府师爷,后遭歹人陷害关入监狱,正好彭和尚也在里面,后彭和尚越狱将他一起救出,彭和尚起事后就成了他的二当家。此人目光远大,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杨再成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祐恭,见祐恭谈吐不俗,学识渊博,少年老成,更兼生得仪表堂堂,他当然知道思州田家的渊源,自身也老,为了爱女谋得一个归宿他也有决定!于是便对杨载开言道:“老弟请借一步说话。”杨载笑道:“老兄请随我来!”说着引杨再成到偏帐说话……。过了良久,二人再次岀来,杨再成道:“老儿想明白了,愿助将军平定此乱,恳请将军移居山寨,我们再谋破乱之策,如何?”祐恭大喜,起身向杨再成抱拳道:“承谋杨老深明大义,我替靖州百姓先谢谢您了!”随后便拔营向山寨进发。大军进行中祐恭见山势奇险,关隘重重,若是杨老一心为敌,攻破此山真心不易啊!!!

    行至半日方到寨前,主寨居中,左右各有二寨拱卫,形成三星映月之势,从此寨布局便知杨老的不凡!祐恭令田锋在离山寨五里扎营。自己与杨载张泽二人随杨老进寨,山寨众喽啰见寨主回来齐声欢呼!众人径直走向大厅分主宾坐下,山寨众兵分列两侧,客气过后,杨老开言道:“将军,老夫刚才向杨载老弟了解到了将军家的历史渊源,你们田家执掌思州近五百多年,底蕴深厚,与我播州杨家成南北倚角之势!且世代交好,我今年近半百,一生奔波创下这一片基业,哎!只是子女年幼,少失母愛,都养成泼辣倔犟的性子,我担忧啊!”停顿了一下又道:“本来此事应该你父母在场才好,但现在千里迢迢,让他们到场以不现实,只好直说了吧,幸有你家军师及你姐夫在场,也不算失礼,欲将小女许与将军为妻!成就她将来的归宿,了却老夫之心病。”祐恭忙站起身道:“承杨老错爱,吾与小姐不打不相识,也算是奇缘!我少时一直跟师父学艺,去年才回,不过家父曾为我定下一门娃娃亲,是母亲的娘家侄女,彭水邓氏,不过我也不曾见过。”杨老叹道:“我明白了,我等江湖儿女并不在意那些名份地位,只要将军对她真正的好,终身不离不弃就行了!不知将军的意思是?””祐恭连忙拜谢道:“谢谢杨老!不过婚姻大事需父母作主,我连夜修书给家父,叙述这其中原由,家父也是明理之人,他能理解的!”祐恭与杨载都各自写好书信差人星夜差人送往思州田仕儒处,与仕儒商议婚姻事宜。

    众人继续商议出奇兵平乱之策……


    欲知祐恭如何平定匪乱,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简介:田仁刚,微信名天地有情,贵州务川县丰乐镇庙坝村人,一九六四年生,高中毕业,曾在多家网络平台发表过诗文,及《田祐恭演义》节选。


    供稿:田仁刚


    【编者注:本文版权属作者田仁刚所有。作者授权田氏网原创首发,陆续连载,敬请关注!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绍日诗文《第八节:杂言绝句》20230722       

    下一条信息: 《华夏田氏族谱》在枣庄市首届族谱文化节上展出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热门信息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206324978          举报邮箱:mistertian@163.com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