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名人 - 古代名人
     
    田家巷走出的田氏父女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7112    添加时间:2011-1-12 19:24:33
     

      从东关进去的第一条巷子是田家巷,田家巷的得名是因为这条巷子里出了个崇祯帝的贵妃——田秀英。


    田秀英其人其事


      《明史》说田秀英“生而纤妍,性寡言,多才艺”。她聪明伶俐,经常变化发型、服饰,一经她带头,宫中立刻仿效。她喜欢别出心裁,把原来阔大的门窗改小,为露天的道路盖上凉棚,还把扬式家具采入后宫。田秀英的事,许多笔记中有记载,李清的《三垣笔记》中说,田秀英从小就十分聪明,很有才华,身上还有一种天然的奇香,“虽酷暑热食,或行烈日中,肌无纤汗,枕席间皆有香气”。《思陵典礼记》、《梵天庐丛录》中都说田秀英从小跟母亲学音律、画画。明末清初诗人吴梅村在《永和宫词》中说她的才华是“丰容盛鬋固无双,蹴踘弹棋复第一。山林花鸟写生绡,禁本钟王点素毫。杨柳风微春试马,梧桐露冷暮吹箫。”田秀英十七岁时,入选为信王妃。信王就是后来的崇祯帝,他登基后封田秀英为贵妃。
      明代后期的几个皇帝深居后宫,纵欲玩乐,不见朝臣,不理朝政,政事都由宦官操纵。内阁官员派系林立,纷争不断,朝政日非。国内是连年灾荒,民不聊生,终于爆发了农民起义。关外后金崛起,大军南下。崇祯登基时内外交困,终日为国事所忧。而田贵妃很能事,经她婉言解释,崇祯帝忧虑尽忘。吴梅村的诗说她“贵妃明慧独承恩,宜笑直愁慰至尊。”
      明史中还记载了田妃因父亲仗势,持宠骄横,胡作非为,交结外臣遭贬的事。田妃毕竟是崇祯最喜欢的妃子,《明史》记载田妃遭贬后不久,“一日,后侍帝于永和门看花,请召妃。帝不应。后遽令以车迎之,乃相见如初。”田妃被打入冷宫后不久,所生的皇五子(朱慈焕)也薨于别宫,妃遂病。虽说后来又从冷宫中出来了,但也已有病在身,于崇祯十五年七月病死。谥恭淑端惠静怀皇贵妃,葬昌平天寿山。
      田妃的陵墓在昌平州天寿山西南,后来李自成进京,崇祯上吊自尽后,有几个乡民将崇祯和周皇后殓入田贵妃墓内。

    田宏遇其人其事

      田秀英之父田宏遇在女贵之前,“性极好客,仗义疏财,一时众望所归,名士英雄,趋之若鹜。名满天下,有小孟尝之称”。田宏遇文才武略都很好,自己也能诗善画。后来身份地位变了,官右都督副将军,逐步骄横起来。吴梅村在《永和宫词》中说田宏遇“外家官拜金吾尉,平生游侠多轻利。缚客因催博进钱,当筵便杀弹筝伎。”说田宏遇随便绑人、杀人,不是随便说的。史书记载田宏遇数犯法,交结朝臣,生活骄奢得惊人,从他的房产可见一斑。田家在京城和扬州都有房子。北京的房产占地几百亩,精致无异皇宫。一座花园,在京城也是首屈一指。吴梅村在《田家铁狮子歌》中说:“武安戚里起高门,欲表君恩示子孙。铸就铭词镌日月,天贻神兽守重阍。”田宏遇还在门口铸了有皇帝恩宠铭词的两个铁狮子,显示自己的门第、威望。
      田家在扬州的房产究竟是什么样子,没有详细的记载,梁章钜的《浪迹丛谈》中说,田家的房产从东关大街起直至缺口门大街,还砌有一座专门挂书画作品的曲楼。杜召棠在《蜗涎集》中说:“入东关门不数十步,街南第一巷,名田家巷,即田畹私邸所在。其屋大门洞临东关大街。逶迤而南,以逮缺口门大街。其长度几及扬州新城,由北而南全长三分之二以上,宅第恢弘,有如此者,恐为民间所仅见。”
      田贵妃死后,战事也越来越紧,王公大臣们也顾不上跑田家了,车马喧嚣的田宅冷落下来,“此时铁狮绝可怜,儿童牵挽谁能前”,“主人已去朱扉改”。

    选妃托孤

      光绪间武进庄士敏在《滇事总录》中说:“崇祯辛巳年,田宏遇进香普陀,道经苏州,购沅(即陈圆圆)以归。三桂奉命出镇,宏遇饯之,出沅佐觞。三桂悦之,以为请。宏遇许俟终年。后果送至襄宅,襄不敢受,仍归田氏,而客以报三桂。时有入卫之命,疾驰赴京,欲乘便取沅。中途闻刘宗敏踞宏遇宅,挟沅日事酣宴,遂大怒,出关乞师。”这段记载说田宏遇从苏州购回了陈圆圆,在铁狮子田府寻欢歌舞,后来陈为吴三桂所得。李自成入京后,刘宗敏霸占了陈圆圆,于是吴三桂冲冠一怒,出关向清人借兵。
      冒辟疆在《影梅庵杂忆》、钱谦益在《初学集》中也都记载了田宏遇购陈圆圆之事。
      田宏遇和吴三桂的父亲吴襄既是同乡,又同为武将,私交很好,经常往来。三桂也就经常进出于田府。在一次田府的酒宴上,吴三桂见到了“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的陈圆圆。吴三桂见到陈圆圆就发呆了,而陈圆圆早就知道吴三桂,有爱慕之心。陆次云《圆圆传》记载,吴三桂看中陈圆圆,带千金往聘,想娶回作小妾,可惜已为田贵妃的父亲田宏遇所得。李自成向北京挺进,田宏遇想依靠手握重兵的吴三桂。吴三桂说:“能以陈圆圆见赠,吾当报公家先于报国也。”田宏遇便以陈圆圆换取保护。
      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的军队进了北京城,崇祯不愿后妃们受辱,令她们自杀。崇祯亲自带着太子、皇子去周国丈府上,不料周国丈闭门不见。后来有诗说“熏天贵势倚椒房,不为君王收骨肉。”崇祯无奈,便托孤于田宏遇。田宏遇扶着太子、皇子上马奔田府去了。时人有诗道“影匿名埋气莫高,今从霄汉坠蓬蒿。缠绵衣带心同系,珍重蒙尘一布袍”。随后崇祯和太监王承恩两人自谥于煤山(亦称万岁山,今故宫北景山公园内),明朝灭亡。

    田秀英的后人

      对崇祯太子慈烺、三子慈炯、四子慈照逃难后的事,正史如《清圣祖仁皇帝实录》中的记载寥寥无几,而《甲申核真略》、《定思小纪》、《石匮书后集》、《甲申传信录》、《八旗通志》、《鸡林旧闻录》等野史笔记中则多有叙述。
      崇祯将皇后、贵妃、公主们赐死后自己也一死殉国。但他对于三个儿子,还是希望他们能够逃出去重振社稷的。但这并没有挽救皇子们的命运。田宏遇可能死于乱军之中,崇祯托孤后就未见关于他的记载。那些平常里最受皇帝信任的臣僚、国戚们没有什么赤胆忠心。面对北京到处都是农民军的情况,他们或是把皇子留在街上让他们自生自灭,或是干脆拿着皇子去向大顺军请功,于是,他们全都落入了李自成的手中。
      李自成并没有杀死他们,而是带着他们一起去征讨吴三桂。在山海关,李自成被吴、满联军击败,接着一败再败,三位皇子逃脱了出来,但最后都死在清廷的手中。
      皇长子也就是太子朱慈烺的身份最尊贵,但运气和遭遇也最差。李自成攻破北京后,俘虏朱慈烺,封为宋王。山海关战败后,李自成撤出北京,太子从大顺军中逃出,回到北京,找到了自己的外祖父周奎,寄居在周家。刚住了两天,舅舅周绎要太子离开。在乱军当中吃够苦头的太子早就一肚子怨愤,又见到这些臣子加亲人的不忠不义,与自己的舅舅大吵起来,以至于双方拳脚相加,惊动了邻里和巡捕,周奎见瞒不住,便把自己的外孙子举报了。
      清摄政王多尔衮无端的抓住了大明未来的真命天子,按说应该是喜出望外,可事实上明太子的落网并不那么简单,因为清政权当时还打着“为明朝报君父之仇”的幌子,所以无论是杀是留都很麻烦。作为入侵者,为了收买人心,可以礼葬崇祯皇帝,可以善待所有不再抵抗的人,而对他们一统中原的障碍决不会手软。所以若是留着他,明朝的忠臣义士就会心怀希望打着他的旗号前仆后继;可如果要杀他,还没有到撕开假面具的时候。
      多尔衮不愧是精明的政治家,他让人指证太子是假的,以“冒充太子”之罪将太子杀掉。于是,一场“认证真伪太子”的闹剧上演了。首先是亲人指认,太子外公周奎和舅舅周绎自然领会了摄政王的意图,一口咬定太子是假冒的;长平公主坚持说是真的,被周奎打了一个耳光后也不再说话。原太子的侍奉太监里,有几个指认是真,马上被处死。官员们说是真的,也杀,一口气杀了十五个争辩的大臣,终于没人敢说话了,剩下的也就承认是假的了。连曾经是太子老师的原内阁大学士谢升也指出是假。太子在被押上断头台的时候才明白,满清礼葬他的父皇,是因为父皇已经死了,而自己是活的。他终于连一个以前朝太子的身份去死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就是“北太子案”。
      皇太子死后,三皇子自然就是法定的皇位继承者。皇三子定王朱慈炯,一直下落不明。到康熙十八年三藩之乱快要平息时,定远大将军安亲王岳乐在湖南抓获了一帮乘乱招兵买马的草头王,审问后发现他们还有同党,是一个还俗的和尚,叫朱慈炯。抓获后,发现供述的情况与真正的皇三子情况极为相像,与多起打着“朱三太子”旗号起义中的诸多皇三子大不相同,完全有可能是真的朱慈炯。这时的清朝政府比刚入关的时候成熟多了,康熙皇帝像弹灰一样漫不经心的说道:“彼时朱慈炯年甚小,必不能逸出,今安得尚存?大约是假。”于是杀了一个打着太子旗号的小混混。
      最小的皇四子永王朱慈照是田妃所出,在大顺军中与两个哥哥失散之后,与一位姓毛的将领逃到了河南,种了一年地。后因为清政府清查“流贼”,姓毛的逃走,他只能一个人流浪。后在凤阳遇到一位前朝姓王的给事中,老给事中念及皇恩,将他收养在家,并让他改姓为“王”。王给事中去世后,朱慈照又到了浙江,遇到了一位前朝姓胡的官员,这位胡大人也是个心念故国的人,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从此朱慈照以余姚“王士元”为名,教书为生。到了康熙四十七年,他已经七十五岁,并且组成了有一妻一妾,六子三女,一个孙子的大家庭。他对于自己的身世一直守口如瓶,本来也可以安然善终了。但在此期间,他认识了一个叫董载臣的山东人,通过董又认识了张月怀。应张的邀请,“王士元”住进张家。但他很快发现张有反清的计划,随即从张家搬出,与董一起逃往山东。恰巧这时太仓、大岚山发生了拥立“朱三太子”的起义案,江浙清军在对起义军镇压的同时,也追查有反清思想的人,很快查到了张月怀和同案犯叶伯玉。叶伯玉是王士元的亲家,虽然王士元逃到了山东,也未能幸免,全家被捕。
      本来朱慈照只要否认自己参与反清起义,而且清廷也确实没有他参与反清起义的证据,还可以逃过这一劫。可是,他偏偏说自己是前明皇子,就只能是死路一条了。清廷拒不承认朱慈照的真实身份,九卿审讯后奏报:“朱三供系崇祯第四子。查崇祯第四子已于崇祯十四年身故。又遵旨传唤明代年老太监,俱不认识。朱三名系假冒,朱三父子应凌迟处死。”。这就把王老先生———朱慈照全家送上了黄泉路,朱慈照凌迟处死,所有子孙除死于狱中的,全部斩立决。他的男性家人无一漏网,妻妾和女儿都自缢而死。
      崇祯皇帝的子孙都是以“不是他的子孙”的名义被处死了,清廷一直在高唱“举逸兴绝,善待前朝帝裔”,以此来表示他们的宽仁大度和守礼好古。康熙皇帝还着重表示:“朕意欲访察明代后裔,受以职衔,裨其世受祀事。”但当真的明朝后裔出现的时候,便用不承认身份的办法来食言,我是说过要保护善待你,可是你不是你,所以我杀你是理所当然的。
    清军进关后,一路长驱南下,直到过了淮河,南明王朝才发现清军的意图,于是就有了扬州保卫战,接下来便是“扬州十日”。清军的一把火把田家巷烧得干干净净,后来人们在废墟上重建家园,但已面貌全非。二百年后,杜绍棠在《蜗涎集》中说,他在田家巷一带见到的城墙还留有被火烧的痕迹。

     

     来源于扬州史志:http://www.yangzhou.gov.cn/ztzyzx/jianbao.php?zynrid=81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渭清:作家       

    下一条信息: 田恒:职业画家




    图片新闻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
    清白宰相田从典-“清谨公方”
    清白宰相田从典-“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氏仨廉臣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
    田叔 汉代名士
    田叔 汉代名士
    贵州教育先贤田秋
    贵州教育先贤田秋
    战国贤士 田子方墓被发现     一段历史之谜水落石出
    战国贤士 田子方墓
    热门信息
    ·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
    ·  大田县田氏古代名人
    ·  田氏古代名人辑录(增加中)
    ·  帝王国君:田因齐 田辟疆 田地
    ·  田姓始祖--田完(敬仲)
    ·  田氏古代人物(贵州名人)
    ·  明末兵部尚书田仰
    ·  田兴恕:清代贵州提督兼巡抚
    ·  印江部分近代田氏人物简介
    ·  田弘遇:明朝游击将军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206324978          举报邮箱:mistertian@163.com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