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名人 - 古代名人
     
    著名军事家田穰苴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5591    添加时间:2011-3-17 17:37:36
     

        田穰苴是继姜尚之后一位承上启下的著名军事家,曾率齐军击退晋、燕入侵之军,因功被封为大司马,世称司马穰苴。由于年代久远,其事迹流传不多,但其军事思想却影响巨大,司马迁赞曰:“闳郭深远,虽三代征伐,未能竟其义。”

        1、受命于危难之际

         在孙武尚未崭露头角之前,司马穰苴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继姜尚之后对齐国兵学作出重要贡献的一个承上启下的著名军事家。

         司马穰苴本姓田,名穰苴。田氏家庭在齐国是名门望族,田氏家族的老祖宗叫陈完,是陈厉公的儿子。齐桓公时,陈国发生内乱,陈完为避祸跑到了齐国,改姓田氏。齐庄公时,田完的后代田桓子甚有宠,位高权重。齐景公即位后,田桓子又深受景公的信任,其家族亲信遍布朝野,在齐国形成了强大的家族势力。

         齐景公虽有王霸之心而无王霸之才,在位期间贪图淫乐,不恤民力。以至民不聊生、众怨沸腾。

         作为齐国邻邦的晋国、燕国见齐政日坏,以为有机可乘,遂先后入犯。晋军侵犯齐国的阿、甄两邑,燕军则一路打过齐国境内的黄河,齐军大败,齐都临淄顿时岌岌可危。

         齐景公在此危难之际,早已束手无策。幸好朝中还有个贤相晏婴,个子虽然不高,见识却很高明。他建议齐景公用田穰苴为将,说:“穰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

         齐景公闻言大喜,忙召来田穰苴,“与语兵事,大悦之。”遂任命田穰苴为将军,令之率军抵御晋、燕的入犯。

         在强敌入境、国无良将之时,田穰苴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了。一介庶民,一下子做了将军,到底能否担当起保家卫国的重任,齐国朝野上下都在拭目以待……

         2、斩庄贾以立军威

         田穰苴也知道,他虽出身于田氏望族,但属于庶出之子,毕竟不同于田氏家庭中的达官显贵。而且他从来没有带兵的经历,如今一跃成为三军统帅,肯定难以服众。所以,对田穰苴来说,其当务之急不是带兵出征,而是立威以服众心。

         田穰苴自然有他的办法。他对齐景公说,他出身微贱,蒙齐景公从市井中发现了他并委以重任,位在大夫之上,不仅士卒不会死心踏地的听其指挥,朝中的大臣也不信任他。人微权轻,是无法带兵出征的,因此他希望齐景公派一个宠臣到军中做监军,这样才能压得住阵脚。

         对齐景公来说,派个宠臣做监军,正中其下怀:一来可以作为国君的耳目,随时向他报告军队的情况;二来可以以朝中权贵的身份助出身微贱的田穰苴一臂之力。所以,齐景公不假思索便答应了。

         齐景公有个最宠爱的佞臣叫庄贾,此人天天在齐景公身边“工作”,,虽然官职不高,但地位特殊,满朝大臣都对他礼让三分,可谓“君之宠臣,国之所尊”。于是,做监军这个“光荣”的使命便落到了庄贾的头上。

         田穰苴辞别齐景公时,顺便与庄贾相约:“我们明天中午到军营大门会面。”庄贾漫不经心地答应了。

        次日晨,田穰苴先到军中,集合部队,“立表下漏”以待监军庄贾。

         那时没有钟表,计时有两个方法,一是在室外的空地处立下标杆,根据日影来计时;一是用漏壶根据其漏水的量度来计时。田穰苴两种方法都用,为的是看庄贾是否准时,其用心也可概见了。

         田穰苴知道,像庄贾这样的花花公子,一向自由散漫惯了,哪里知道军中的法纪?再加上他正受齐景公宠信,又身为“监军”,必不会将田穰苴的话放在心上,岂会按时来会?他若能按时赶到军中,不妨就让他代表齐景公,帮助自己威慑军中将士;他若不能按时赶到正好用他的人头来申明军纪。

         果然,庄贾“素骄贵,以为将己之军而己为监,不甚急。”亲戚左右设宴为之送行,他喝了个不亦乐乎,早将田穰苴“日中会于军门”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直到傍晚,庄贾才醉醺醺地来到军中。

         田穰苴问:“你为什么迟到?”

         庄贾醉意朦胧地说:“我的亲戚朋友们设宴为我送行,所以我就留下喝酒了。”

         田穰苴大怒,道:“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于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悬于君,何谓相送乎!”

         说完,田穰苴召负责军法的军正问道:“军法期而后至者云何?”意思是按军法对迟到者该如何处置?军正回答:“当斩!”田穰苴立即喝令将庄贾推出斩首示众。

        庄贾的手下见庄贾性命悬于一线,知道能救庄贾的唯有齐景公,遂飞驰入朝,向齐景公报信。齐景公闻讯也大吃一惊,急忙遣使者持节杖到军中赦庄贾之罪。然而来不及了,等使者赶到的时候,庄贾早已人头落地。

         三军之士见田穰苴毅然砍下了齐景公大宠臣庄贾的头颅,并将庄贾的脑袋挑在竹竿上示众,均吓得两股战栗。

         齐景公的使者乘坐三驾马车到来后,传达齐景公的旨意,田穰苴威严地回答说:“将在军,君令有所不受!”

         使者还想罗嗦,田穰苴厉声问军正:“军营中不能跑马。今使者在军营中奔驰,该当何罪?”军正回答:“当斩!”

         使者闻言,生怕自己成了庄贾第二,顿时吓得面无人色。田穰苴道:“国君的使者不可杀之。”乃令将使者的车夫斩首,将马车左边的马杀死,并砍下马车的左驸(马车左边的立木),算是代替对使者的处罚。

         使者保住了性命,狼狈而逃,回朝中向齐景公复命去了。三军将士见状,皆领教了这位田穰苴将军的厉害,不禁对田穰苴肃然生畏。

         3、不战而屈人之兵

         军事家们都有一个共识,这就是战争的最高境界,乃孙子所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其实孙子的某些见解,就源于田穰苴的军事思想。如“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即出自田穰苴之口。

         田穰苴的带兵实践,又说明作为一个军事家,其“善之善者”乃“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不是穷兵黩武、杀人盈野。

         田穰苴治军,大体上有两个方面的特点:“一是立威,一是施恩,恩威并用,执法严明。

         司马迁记载说:“士卒次舍,井灶饮食,问疾医药,(穰苴)自身拊循之。悉取将军之资粮享士卒,身与士卒平分粮食,最比其羸弱者。”意思是田穰苴对于士卒的营房和饮食以至生病医药之类的事都非常关心,亲自检查、询问并将自己的粮食俸禄拿出来分给士卒,自己分到的粮食是全军中最少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军与士兵同甘共苦,士兵也只好在战场上舍命以报了。所以,出战之日,齐军士气极为高涨,以至晋军见状,不战而退;燕军闻讯,渡河而逃……

         田穰苴麾师追击敌军,夺回阿、甄二城,收复黄河两岸,然后凯旋。

         田穰苴挟大胜之威,率精悍之军,而且军卒皆唯其号令是从、唯其马首是瞻,这肯定会令齐景公心生忧惧。田穰苴料到这一点,故而在临淄郊外便“释兵旅,解约束”,与三军将士盟誓要忠于齐景公,这才只带几个随从进入临淄城。

         齐景公对田穰苴的表现颇为满意。为了表彰田穰苴为齐国立下大功,齐景公特意率朝中大臣们迎出都门,拜田穰苴为大司马。

         司马一职,为周朝初年所设。《周礼》云:“司马掌五兵。”虽然还不能说是国家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最高统帅当然是国君),也应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了。田穰苴不仅做了掌握齐国军队的司马,而且还是“大司马”,由此可见齐景公对田穰苴的倚重。

         田穰苴任齐国大司马后,人们遂以司马穰苴称之。此后,司马似乎就成了他的姓氏了。

         4、遭谗言抑郁以终

         齐景公虽然荒淫无度,却也有一样令人称道之处,即能任用贤才。他执政四十余年,文有晏婴为相,武有田穰苴为将,竟使本已日趋衰败的齐国颇有振作之势。

         内外政事有晏婴和田穰苴撑着,齐景公整日便琢磨着怎么吃喝玩乐。可惜他最宠信的庄贾被田穰苴杀了,一时竟找不到像庄贾那样陪他玩乐的“狎友”,玩起来未免觉得有些不能尽兴。

         一天,齐景公在宫中饮酒取乐,一直喝到晚上,意犹未尽,便带着随从来到相国晏婴的宅第,要与晏婴夜饮一番。齐景公的随从前去敲门,向晏婴通报:“国君来了。”

         晏婴忙迎接出门,问齐景公:“国君为何深更半夜来到臣家?”

         齐景公说:“酒醴之味,金石之声,美妙得很,寡人想与相国一起享受一番。”

         按说国君亲自跑来找臣子喝酒,这是臣子莫大的荣耀,是求之不得的事。不料,晏婴却不领情,他板起面孔,对齐景公说:“陪国君饮酒享乐,国君身边自有这样的人,此等事非臣之职份,臣不敢从命。”

         在晏婴这儿吃了闭门羹,齐景公不免有些下不来台。没办法,国家大事他还要倚仗晏婴,只好忍气吞声了。

         离开晏婴的府第,齐景公又想起了田穰苴,于是又来到田穰苴的家中。田穰苴听说齐景公深夜造访,忙穿上戎装,持戟迎接出门,急问:“诸侯得无有兵乎?大臣得无有叛乎?”齐景公笑嘻嘻地说:“没有。”田穰苴佯装不解,又问:“然则昏夜辱于臣家者,何也?”

         齐景公说:“寡人无他,念将军军务劳苦,寡人有酒醴之味,金石之乐,思与将军共之耳。”

         田穰苴接下来的回答与晏婴的回答如出一辙:“陪国君饮酒享乐,国君身边自有这样的人,此等事非臣之职份,臣不敢从命。”

         齐景公万万想不到在臣子的家门前竟两次吃了闭门羹,不由意兴索然。左右问他是否回宫,他说:“还是到梁丘大夫家吧。”

         梁丘大夫名据,是个像庄贾之类的阿谀奉承之徒。听说齐景公来找他饮酒,顿时乐得手舞足蹈,慌忙左操琴、右持竽,口中唱着歌,跑出门来迎接齐景公。齐景公大喜,与梁丘据拉着手进入室内,把酒欢呼,喝了个通宵达旦。

         次日,晏婴与田穰苴都上朝进谏,劝齐景公不应该深夜到臣子家饮酒。齐景公说:“寡人无二卿,何以治吾国?无梁丘据,何以乐吾身?寡人不敢妨二卿之职,二卿亦勿与寡人之事也。”

         话虽这么说,敢让一国之君吃闭门羹,齐景公心中毕竟不快。此时,一些善于揣摩齐景公心思的人抓住时机,开始向齐景公进谗言了。

         本来田氏已经权倾朝野,如今又有个田穰苴一跃而成为掌管齐国军政的大司马,这就不能不让一直敌视田氏家庭的鲍氏、高氏、国氏三大家庭如芒刺在背。便纷纷向齐景公进谗言,欲驱逐田穰苴以削弱田氏势力。

         齐景公似乎也预感到田氏势力太盛,便采纳了鲍氏、高氏、国氏的意见,将田穰苴辞退了。田穰苴无辜被免职,未免有些想不开。毕竟,他成为齐国的大司马,并非凭借田氏家庭的势力,靠的是自己的才能和军功。如今他却成了四大家族争权夺利的牺牲品,这又让他如何想得通呢?人在长期心情郁闷的情况下容易致病。可怜一代卓越的军事家,竟因此抑郁成病、一病不起了。

         田穰苴死后葬于临淄城郊,即今临淄区齐都镇尹家村南,墓高10米,南北25米,东西38米,保存尚好。

         晏婴出使晋国时,与晋卿叔向私下谈起各自国家的政事,晏婴慨叹道:“齐国之政,其卒归于田氏矣。”之后历史的发展证明了晏婴的论断。

         司马迁在《史记·司马穰苴列传》中记载道:“景公退穰苴,苴发疾而死。田乞、田豹之徒因此怨高、国等。其后及田常杀简公,尽灭高子、国子之族。至常曾孙和,因自立为齐威王。”

         司马迁此处所记有误,田和不是齐威王,田和自立后,其孙才是齐威王。

         不管怎么说,齐景公罢免田穰苴,激化了田氏与鲍氏、高氏、国氏的矛盾,反而使田氏加速了夺取齐国政权的步伐,鲍氏、高氏、国氏以及晏氏后来均被田氏所灭。公元前391年,田和将齐康公迁于东海之上。又过了五年,周王朝承认田氏为诸侯,姜齐遂变为田齐,史称“田氏代齐”。

         5、司马法影响深远

         司马迁在《司马穰苴列传》中写道:“齐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而附穰苴于其中,因号曰《司马穰苴兵法》。”可知,书中不仅有司马穰苴的著作,还包括古《司马兵法》的内容。现在流存于世的《司马法》,只是《司马穰苴兵法》中的一部分内容了。

         司马迁认为古司马法只有司马穰苴“能申明之”,那么,齐威王令人整理成书的《司马兵法》中,司马穰苴的军事思想大概在此书中占相当的份量。或者说,无论是古本《司马法》还是今本《司马法》,都集中体现了司马穰苴的军事思想。应该说,在现存兵学经典中,《司马法》还是很有特色的。

         首先,作者并不是无原则地反对战争。《仁本第一》云:“是故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为了铲除邪恶、维护和平而攻占暴虐之国,不能算是侵略。这种卓越的思想,比今天某些人对战争的认识还有高明!

         其次,作者认为发动战争应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的利益,“战道,不违时,不历民病,所以爱吾民也;不加丧,不因凶,所以爱夫其民也;冬夏不兴师,所以兼爱民也。”并指出,作为仁义之师,占领敌国后,不可烧杀抢掠,要善待战俘。

         第三,《司马法》认为:“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强调居安思危,要时刻备战,但不可穷兵黩武。

         第四,《司马法》最早提出了“法治”的思想,认为“治国尚礼,治军尚法”并详细论述治军立法的各种要则,强调治理军队要申军法、立约束、明赏罚。对于将帅,则提出了“仁、义、智、勇、信”五条标准。

         《司马法》还对军容军貌的作用,战略战术的运用、武器装备的建设等问题作了论述,言简而意赅。

         两千多年来,《司马法》一直为谈兵者所重视,汉武帝“置尚武之官,以《司马法》选任秩比博士”,可见西汉初《司马法》即成为朝廷选拔人才的必考科目。到了宋代更不用说了,在《武经七书》中,《司马法》位列第三,成为兵家的必读书。后来《司马法》竟辗转流传到了国外。日本天明七年(1787)正式刊刻了《司马法治要》;法国刊行法文版《司马法》,并认为《司马法》是世界上最早的“国际法典”。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国相田婴       

    下一条信息: 田波扬烈士和陈昌甫:视死如归的革命伴侣




    图片新闻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
    清白宰相田从典-“清谨公方”
    清白宰相田从典-“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氏仨廉臣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
    田叔 汉代名士
    田叔 汉代名士
    贵州教育先贤田秋
    贵州教育先贤田秋
    战国贤士 田子方墓被发现     一段历史之谜水落石出
    战国贤士 田子方墓
    热门信息
    ·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
    ·  大田县田氏古代名人
    ·  田氏古代名人辑录(增加中)
    ·  帝王国君:田因齐 田辟疆 田地
    ·  田姓始祖--田完(敬仲)
    ·  田氏古代人物(贵州名人)
    ·  明末兵部尚书田仰
    ·  田兴恕:清代贵州提督兼巡抚
    ·  印江部分近代田氏人物简介
    ·  田弘遇:明朝游击将军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206324978          举报邮箱:mistertian@163.com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